九月东游,秋风初至北海道

  摄影/文字:TIM生命过客

  和北海道的约会,始于秋风乍起的九月。

  自广州飞东京羽田机场,再转机北海道首府扎幌,待到札幌酒店,已然天黑,似乎把一天时间都花在了时空辗转的路上。

  札幌新千岁国际机场,拉面道场人气最旺,日本人爱吃拉面,人家这拉面,当然和国内遍地开花的西北拉面不是一回事。北海道最自豪的美食首推拉面,札幌有横丁拉面一条街,值得吃货们一去。

  我们因为中午在羽田机场吃了一碗拉面,于是改要了鱼籽、海胆、鱼松三拼盖饭,你要是胃口好,不忌荤腥,那么,还可以四拼、五拼下去。就着一碗味噌汤,抡起筷子,把盖饭吃了个精光,这是第一次吃到新鲜海胆,与热播剧《我的前半生》里男主贺涵吃的同款,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札幌小城的夜,比家乡的夜沉沦的早,十点不到的样子,街上许多商店都关门打烊了,在街上溜达一圈,路灯昏黄,四周干净而且安静,一副催人早睡的节奏,连酒店里免费提供的温泉浴都没去享用,就和札幌说晚安了。

  [1、札幌的狸小路]

  这里是北海道冬季奥运会的主场,坐上缆车上山顶高处,眺望脚下的滑道延伸出去,视线连接的远方,是360度的札幌城。山下有一座札幌冬季奥林匹克博物馆,展示了冬奥会的源起、历史和荣耀,一群孩子们在模拟的滑道上奋力奔跑,似乎看得到,未来他们在雪地飞翔的身影。

  午餐在一家泰式咖喱店,他家的汤咖喱拥有札幌最好吃的味道,如果不是事先预定,需要排上长时间的队,才能一尝美味。在我们走南闯北的吃食经验里,这汤咖喱还是入乡随俗,融入了日本人的饮食习惯,比如汤底的做法,豆腐、香菇的添加方式,均非正宗地道的东南亚咖喱。但是,确实堪称好吃的经典。札幌经典的不止一个,有一款称做“白色恋人”的巧克力,被誉为来了北海道必带的伴手礼,我们在羽田机场最后临别之际,也倾尽行囊空间,塞了几盒带回给家人品尝。那甜香的味道,足以点燃平淡乏味的一天时光。

  狸小路是札幌最负盛名的免税品一条街,走在这条街上,你会有在国内某购物中心的错觉:从售货员到络绎不绝的顾客,说的都是一口中文,大多还是带东北口音的,货品标牌更是中文为主。想想如今兴起的海外代购,在佩服日本制造之余,也为国货悲哀。狸小路中段开了一家“HTIC”门店,专为游人提供旅游路线咨询、旅游纪念品售卖服务,算是日式的便民门店了。在我们眼里,狸小路的吉祥物小狐狸,设计的像萌呆可爱的日本娃娃,讨人喜欢;叮叮当当开过的复古电车,又像是这座城流动的历史剪影;街边排着长队等位的“空”居酒屋,随便一家都有几十年上百年的传承,有人在这做了一辈子,有人来这吃了一辈子,都是寻常的事。

  田中酒造,便是小樽的百年家族传承。这家离运河港口不远的酿酒坊,用传统的古法做酒,给酒取了好听的名字“小樽美人”、“宝川”、“秋月”,我们从酿酒缸里舀了一勺酒液,品尝一口,味醇香浓,仿佛嘴里有百年的回味。

  小樽堺町,北一硝子古老港口的鱼仓、街肆,现在是年轻人们怀旧休闲的聚集地。八音馆门前的蒸汽钟,每隔15分钟便会“呜呜呜”的鸣叫,喷发出一团团的蒸汽,这座蒸汽钟,号称世界最大,已成地标。

  [2、日本丸邮轮去礼文岛]

  夜色降临,日本丸号邮轮从小樽港出发,这是一艘专走北海道航线的高端邮轮,船上大多是老爷爷老奶奶,他们白发苍苍,温文有礼,互相陪伴,一起携手去旅行,让人暗生敬意。

  夜航海上,犹如躺在婴儿的摇篮里一样,在摇摇晃晃中安睡。第二天醒来,船已停泊在礼文岛,这是日本最北端的海岛。

  海图上,北海道就像一枝梭子,竖在日本海上,礼文岛就在这梭子的最上头。我们坐救生艇登岛,强劲的海风挟着寒意,将岛上的苇草吹的起起伏伏,就跟海上的波浪一样。从桃台猫台,到澄海岬,眺望隔海相望的北方四岛。这座小岛上,只有一座唯一的红绿灯,有一家日本最北的海岛民宿,海滩上有成群的海狮在晒太阳。中午的江户屋,我们再次与新鲜海胆陌路相逢,生鱼、生虾、鲜鱼籽料理,咬一口鱼籽,轻微爆开的浆汁,带着海水的咸腥味,让秋风乍起的礼文岛,平添了味觉的记忆。

  在礼文岛遥对利尻山的山坡,有一座红屋顶的小学校,那是日本女星吉永小百合出演的《北之金丝雀》电影外景地,孤零零的小学周边苇草丛生,山菊花遍地开放,海边悬崖上一座红色的灯塔,远方海上的利尻山在云雾里若隐若现,仿佛是一处远离人世的清修之地。

  夜航的船上,有日本传统的说书艺人,类似单口相声,一人盘坐,仰扬顿挫,口若悬河,座下的老人们不时发出有节制的笑声。在船上的大厅里,是北海道著名的“拉网小调”歌舞表演,来自札幌高校的少男少女们,扬起手中的竹板,劲舞高歌,嗨翻了全场,老人们手里挥舞着竹板,和着歌声的节奏,咔啦咔啦的声音响成一片。

  [3、知床罗臼渔港]

  夜航昼伏,天复明时,船已停靠知床半岛罗臼渔港。

  清晨的港口晨雾弥漫,几艘渔船进出避风坞,成群的红嘴鸥在码头上起落飞翔。罗臼渔港是日本北方最大的渔港,日鱼获交易量可达三亿日元(约人民币1800万)这里的海域盛产各种鱼类和海狮、海豹,最负盛名的当是昆布(海带),港口设有昆布博物馆,我们随游客们进去听渔民解说,罗臼出产的昆布,还曾经是进献天皇的贡品。负责介绍昆布的渔民自称已有60多岁,可是看起来只有30多40的样子,难道这昆布还有还老还童的功效?

  罗臼渔港的鱼市场,同时兼具观光功能,但是需要事先预约联系,鱼业协会就会安排专人带领参观解说。诺大的鱼市里,摆满了一筐筐刚从海上捕捞归来的海鲜,众多鱼商和鱼市工作人员,分别佩戴不同标识和帽子,拍卖着每一筐海鲜,每拍出一筐海鲜,工作人员就会在筐上放一块牌子,并马上拖走。拍卖场面热烈而紧张,哪位鱼商下手慢了,那鱼就归别人了。门口码头上,停靠着一艘披红挂彩花花绿绿的渔船,船头挑出一面旗子,上写“大鱼翼丸”,旗帜顶端挂着一瓶香槟。彩船上码头上人头攒动,播放着音乐,原来,这是罗臼渔港的传统渔业祭祀活动。

  鱼市后面山地公园的灯塔下,居高临下眺望雾气弥漫的海面,船来船往。身后有位老人腰上挂着铃铛,叮叮当当的走来走去,一问才知道,知床半岛的森林里,生活着棕熊和灰熊,时常会出来溜达觅食,为避免棕熊伤及行人,老人义务在这山上用铃铛驱熊呢。车经西海岸的悬崖峭壁时,老司机专门停车,让我们俯瞰山下溪谷与大海交汇处,说运气好的话,可以遇见熊们在这里喝水捕鱼。可惜,棕熊没有如约而至,最后才在知床五湖的山道边,遇见几只梅花鹿在悠闲吃草,为了不惊扰它们,我们只在远处看看而已。

  知床五湖国家湿地公园面积很大,大片碧绿的苇草绵延到海边,背后远山起伏,架高的木栈道,延伸至湿地深处。公园因五个天然湖泊而得名,每年的5到10月,是知床五湖公园观赏棕熊的季节,吸引了无数游客前来。

  [4、网走湖畔的画意]

  知床半岛延伸进鄂霍茨克海,这里是地球上纬度最低的海域,每年的冬春交替时节,因黑龙江流入的淡水引发的鄂霍茨克海流冰现象,这独特而壮美的自然景观,入选了“世界自然遗产名录”。知床半岛也成了深受日本国民喜爱的自助旅行地,七十年代日本歌手加藤登纪子演唱的“知床旅情”:“在美丽的知床半岛,越橘花朵朵迎风含笑,在这鲜花盛开的季节,往事请你不要忘掉”,清新的歌词,优美的旋律,让这首老歌脍炙人口,拍摄于北海道的电影《非诚勿扰》中,邬桑驾车时流泪哼唱的歌,就是知床旅情。

  在网走市天都山上的鄂霍茨克流冰馆,各种声光电加视频图片,演示了流冰从黑龙江经鞑靼海峡,流入鄂霍茨克海,最后与太平洋暖流交汇,断裂的冰块互相碰撞,形成了神奇的流冰景观。因为奇特的流冰环境,繁衍着许多奇怪的海洋生物,如透明如萤火虫的冰海精灵、气球鱼、圆鳍鱼等等。我们穿上厚大衣。体验了位于地下的实景流冰体感室,零下15度里,冰块堆积成蓝色的世界,红狐狸、海狮、海豹在冰上凝固成雕塑,如身临其境。

  夕阳时分,我们来到了能取岬的能取湖畔,正是九月珊瑚草变红的时候,一大片鲜红的红珊瑚草,就像给湖面铺上了一层红地毯,海天蔚蓝,白鹭飞过,斜照的阳光,将我们的身影投射在红珊瑚草滩上,呈现出套色版画一样的美。

  夜宿网走湖庄,天色暗淡,将湖面与森林模糊一片。第二天早起,去网走湖边散步,才发现我们住在如此优美宁静的地方。轻烟笼罩的湖面,树木葱茏而沉寂,小船静泊彼岸,岸边,艳丽的波斯菊和素色的芦苇花静静绽放,就像日本著名画家东山魁夷笔下的作品,站立湖畔,让人忘记了时间的流逝。

  告别网走湖庄,去女满别空港的路上,沿途彩色的田野,绿树和村庄,美好却意犹未尽。也许,未来有机会来到冬天的北海道,遇见洁白的雪国,听见崩裂的流冰的声音,才能满足关于北海道的所有想象和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