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日,江苏省淮安市淮阴区人民法院依法对四名强奸、猥亵未成年人的被告人集中宣判。据由淮阴区政法委、法院等9家单位共同发布的文件规定,在刑事判决生效一个月后,这四名严重刑事犯罪人员的个人信息将通过司法机关的门户网站、微信公众号、微博等渠道向社会进行公开,公开内容包括姓名、身份证号、照片、年龄、案由等事项,并禁止其从事与未成年人密切接触的工作。

观点

面对面

呼唤中国版“梅根法案”

史洪举

早在2016年6月,浙江省慈溪市就出台了类似规定,通过相关网站等渠道公开曝光实施严重性侵害未成年人行为的犯罪人员。淮安市淮阴区推广此类做法又一次引发关注。笔者认为,这种曝光严重性侵未成年人罪犯的做法值得肯定,且有必要形成更高层级,更加规范、科学的机制在全国范围内实行,保护未成年人远离潜在危险。

公开性侵未成年人罪犯信息,最大目的在于防范悲剧再次发生。此项制度在上世纪九十年代诞生于美国,1994年,美国新泽西州7岁女孩梅根·康卡被邻居强奸并谋杀,而这个邻居之前因实施过两次针对儿童的性侵犯罪行为被判刑。梅根的妈妈说,如果自己的女儿知道侵害人有性犯罪的历史,那么她就会有所防备。1996年,美国国会通过了梅根法,强制所有州制定法律,要求性侵犯假释或刑满出狱后,必须向警方登记住所,并公布给社区知悉。此项制度目前已经在很多国家和地区推广。

此外,今年6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刑一庭副庭长管应时透露,我国性侵未成年人犯罪仍处于易发多发态势。此类犯罪主要呈现三个特点,一是熟人犯罪比例相对较高;二是有性犯罪前科者再次犯罪比例相对较高;三是因犯罪未被及时发现,受害人往往被侵害的次数多、时间长。而且,有心理学家研究证明,性侵儿童者再犯率为各类罪犯之首。很多公开报道也印证出,性侵未成年人犯罪主体多为家庭成员、邻居等未成年人熟悉的人或身边的人。

因而,如果不曝光此类人员并限制从业,未成年人及其监护人就很可能意识不到潜伏在身边的危险,进而导致悲剧发生。虽然有观点认为犯罪分子也享有基本权利,但权利总是相对且有边界的,相对于未成年人最切身的利益,性侵这种极端恶性犯罪者就该让渡一定权利。要知道,国外对此类犯罪者的限制相当苛刻,如除曝光个人信息,不得假释、缓刑之外,有前科者还应配备可以跟踪、监控的电子脚镣,甚至还要接受化学阉割。

笔者以为,我国应总结积累慈溪和淮阴经验,不断完善机制、补足短板,形成我国的“梅根法案”,建立信息共享的涉性侵害违法犯罪人员信息库,对此类人员实行动态监管,并禁止其从事可能接触未成年人的职业,让未成年人远离暗藏在身边的威胁。

公开与禁业应规范化机制化

许辉

淮安市淮阴区的做法一出,公众普遍为之叫好,有不少网民甚至呼吁“应在全国全面推行”。之所以赢得公众的支持,是因为公众对性侵未成年人犯的深恶痛绝,也体现了公众对保护未成年人不被性侵之迫切愿望。

有统计显示,从2013年到2015年,仅公开见诸报端的性侵儿童案件就达到1035起。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今年6月发布的未成年人案件综合审判白皮书指出,性侵未成年人案件被害人低龄化趋势明显,14岁以下未成年被害人约占全部性侵未成年被害人总数的40%,年龄最小的仅4周岁。这些遭受性侵害的未成年人,身体上受到的伤害是短期的,而心理上遭受的创伤可能是一辈子都挥之不去的。让这些罪犯依法接受法律的惩处,这是刑法打击犯罪的应有之义。如何有效地防范此类犯罪不再重演,也成为了法律保障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当务之急。

保护未成年人不被性侵害,法律当用非常之举。今年10月1日正式施行的民法总则,就规定如果青少年在未成年时期遭遇了性侵害,即便当时没有主张自己获得民事赔偿的权利,追究侵害方的责任,年满18周岁后仍可以“秋后算账”。淮阴区的做法从延伸司法保护未成年人的触角方面,有其积极意义,但是要使之机制化、常态化,还有不少工作要做。

公开性侵害未成年人的被告人个人信息,犹如中央正在大力推行的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一样,可以对此类犯罪形成强有力地震慑。但是在对此类犯罪的被告人个人信息公开方面,也应依法规范,既要充分满足公众的知情权,也要在必要范围内保障被告人的人权。

关于职业禁止的问题,刑法修正案(九)作出了具体规范,但适用的对象为“因利用职业便利实施犯罪,或者实施违背职业要求的特定义务的犯罪被判处刑罚的”,且职业禁止的期限也有具体规定。性侵未成年人的被告人是否属于刑法第三十七条之一所规定的职业禁止的范畴,应当从法律适用层面予以明确。

淮阴区保护未成年人不被性侵予以创新的初衷获得了广大网民的支持,但是不管是公开公民个人信息也好,还是对被告人进行职业禁入也罢,都是十足的法律课题,应当依法加以规范,只有通过法律法规使之机制化方能常态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