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期以来,史学界认为在偷袭珍珠港中,日军攻击行动从计划到实施都非常出色,日军重创了美军太平洋舰队,使其几近覆灭。然而,从战前作战计划的制定,到战中的各种荒唐举措,可见日军这次行动可谓是孤注一掷!总的来说,日本犯下了三个致命错误。

微信图片_20171207163916.jpg

错误一:将航母定为攻击目标

早在发动珍珠港袭击前,日本就坚信只要打垮美国的太平洋舰队,再夺取菲律宾,就可迫使美国求和。为实现这一意图,日军海军参谋本部高参们作出一番推演,认定只要击沉珍珠港里面的8艘战列舰中的4艘,就能让太平洋舰队增援菲律宾的行动推迟八个月,即可力保日军南京侧翼无忧。

袭击珍珠港的作战计划最先由源田实制定,这个飞行员出身的日军中佐早年在海军参谋学院当学生时,就向海军部上书狂言放弃战列舰,只造航母。在那个“巨舰大炮”时代,这就是异端邪说。由于他固执己见,坚持要先炸航母,差一点让整个攻击计划难产。

源田实等人的真正方案规模要大得多。方案的核心内容是90架“中岛”B5N型轰炸机担当首次攻击主力。40架鱼雷攻击机分成4个编队,率先飞临珍珠港以北集结地。然后兵分两路分别攻击航母和战列舰的锚地。

首次攻击的关键是达成突然性,首轮40架轰炸机必须在90秒之内发起攻击并退出。在这之后,美军防空火力必将开始反应。第二波攻击将于一小时后发起,任务是伺机炸沉航母。但是,源田实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美国航母根本不在港内。

微信图片_20171207163925.jpg

错误二:临时调整作战方案导致乱套

攻击舰队出发前夜,源田实发现他们忽略了一件重要的事:所有计划都指着对手坐以待毙。如果美国人有防备,怎么办?

舰队离开日本港后,源田实悄悄在舰队作战室召集了一个背着长官的秘密会议。其他参加者只有两个:首次攻击现场指挥官渊田中佐和鱼雷攻击机队指挥官村田少佐,议题是制定一套应急备案。大家商议的结果是:由渊田到现场机动处理,打一发信号弹,示意后对照原定方案进攻,打两发信号弹就是“丧失突然性”,俯冲轰炸机群需提前出击,掩护鱼雷机发起进攻。

这一最后时刻的重大调整引起不小的混乱——所有军官、高层参谋都不在场,现场拍板只是3个中级校佐。航行途中,突袭舰队收到最新的情报,珍珠港的航母突然离港,去向不明!这也是攻击方案里没有考虑到的意外。源田实立马说道:“对,如果这样,即使8艘战列舰都跑了我也不关心。”攻击重点不变,还是航母。

1941年12月7日清晨,首波攻击机飞临瓦胡岛北岸,渊田兴奋不已,当即把信号枪伸出仓外就是一枪,示意“突袭”方案。等渊田回头一看,除了自己的鱼雷攻击机,其他的机队都没了踪影。在这个节骨眼上,渊田又气又急,压根没想到是自己偏离了原定航路。

渊田担心后队没看到这发重要的信号弹,于是,他又来了一发。其实,两发信号弹后队都看到了。渊田弄巧成拙,给后队发出了错误的指令,可惜错误已经无法挽回。不多一会儿,后续机队就出现了,而且飞得很快,摆出一副要抢先攻击的架势。

突袭从开始就乱了套。俯冲轰炸机群只顾着抢先攻击吸引美军的注意力,谁也没有爬升到标准高度轰炸,投弹的精准度大幅下降,俯冲的轰炸机确实抢先凌空,但他们却吓醒了沉睡的美军。

由于渊田的机队不是按照原计划在港区正北闪开,轰炸西侧航母锚地的机队比攻击东侧战列舰锚地的机队早发起攻击5分钟,这又多给了守军几分钟反应的时间。等到日军对战列舰发起攻击,各舰1/4的防空炮已经开火。因此,首架鱼雷机找到防空炮火力拦截,最后一组发起攻击的7个鱼雷机有5个被打落。

微信图片_20171207163929.jpg

错误三:毫无目标一通乱炸

按照预定计划,战列舰的鱼雷攻击机分两队进攻,两队进攻间隔500米。可实际上,港内早乱成一团,攻击机队的动作严重变形,两队实际间隔1600米。后队看不见前队,僚机找不到编队长机。首波鱼雷机原定90秒完成,却花了11分钟。攻击如此拖泥带水,结果是每架鱼雷机攻击时都遭遇了防空炮的拦截。

攻击航母的机队状况更加乱,因为根本没有航母可以炸,村田指挥的16个鱼雷机只能另寻目标,而且是迎着太阳寻找。很快,机队就闪开了,6架鱼雷机认准一个大家伙就是一阵围攻,6发4中,这个一动不动的目标其实是靶船“犹他”号。倒是打偏的一枚鱼雷,撞上了隔得好远的巡洋舰“罗利”号,剩下的10个鱼雷机绕飞到福特岛南则寻找战列舰。

5个鱼雷机错将老式扫雷舰“奥加拉拉”号当成了战列舰,但是5发中1。而村田机队在珍珠港上空其实只办成一件事,就是给东侧攻击机的机队添乱。大家都想在美军防空火力变得更加密集之前就把鱼雷打出去,所以找的都是最容易攻击的目标。于是,位置最暴露的“俄克拉荷马”号和“西非及尼亚”号最倒霉。首波鱼雷攻击有效率是33%,而源田实向山本吹嘘命中是67%。第二波攻击机起飞之前,已经得知航母不在,但从高级指挥官到参谋都淡定得出奇,没有人提出应该转而集中轰炸巡洋舰。可是,普通炸弹对装甲厚实的战列舰根本发挥不了作用,第二波攻击机群飞近珍珠港的时候,渊田早就投弹完毕,未命中,而且在港区上空已经整整盘旋了半个小时。

这么长时间,渊田的任务本来是现场指挥,为下一波攻击明确目标,但在当时日军大多数战机还没有无线电通信的情况下,这位在珍珠港上空的最高指挥官什么也没做,俨然一个看景的闲人。既然没有指挥,俯冲轰炸机群只能靠自己临战发挥了,4架战机倒是找到了战列舰,但是投弹损害轻微,7个轰炸机错将驱逐舰看成了巡洋舰,16个轰炸机把辅助执勤舰看成了战列舰,8个炸了一个船坞的驱逐舰。

成功抵达珍珠港上空的第二波78个轰炸机,只有14个对应该攻击的巡洋舰投了弹,就15枚炸弹命中目标。日军在一番轰炸之后,真正炸沉的只有三艘战列舰,如此一来,日军总体命中率是31%。

微信图片_20171207163933.jpg

美军总结的另外三个错误

1941年12月7日,正在参加音乐会的尼米兹被紧急叫到一部电话旁,电话的另一端是罗斯福总统。总统在电话中语气沉重而严肃地对他说道:“我们的珍珠港被日本人炸毁了,我们的太平洋舰队命悬一线,我已决定任命你为太平洋舰队司令,我相信,你能挽救它。”

在圣诞前夕的平安夜,经过精心准备,尼米兹对士气低落的官兵们发表了圣诞讲话:“上帝是如此眷顾我们美国,他让日本人在这一次精心策划的袭击中,犯下了至少三个致命错误。如果日本人少犯了其中的任何一个,太平洋舰队都将不复存在。而现在,我、你们、太平洋舰队都还站在这里!”

尼米兹继续演讲道:“第一个致命错误,日本人将袭击时间定在了周日的早上。恰恰是这一天,每周也只有这一天,十有八九的人都不在船舱里,而是在夏威夷的各处度周日。否则的话,我们损失的将是38000人而不是3800人。”

尼米兹接着说道:“第二个致命错误,日本人只炸了船舰而没炸船坞。如果船坞被炸毁的话,我们仅存的船舰将无处停泊,大量毁伤的船舰也无处修复,难道将它们拖运到几千公里以外的本土去修复?日本人会给我们这么漫长的时间吗?”

尼米兹更加充满激情地说道:“第三个致命的错误,日本人为我们留下了自卫和复仇所必需的血液——油料,它就在区区5英里以外的山上,在当时的情况下,哪怕一架日军战机飞到那里,就可以将它们炸得一滴不剩。倘若如此,我们所有的船舰和飞机都将变成动弹不得的一堆废铁。”

说到这里,尼米兹提高了声音,以极富煽动性的腔调吼道:“日本人为什么会犯下如此多的致命错误?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上帝在帮助我们。所以,上帝并没有抛弃我们,他仍然和我们站在一起!”雷鸣般的掌声在人群中响起,经久不息。

一个月后,在尼米兹的决策下,美国海军突袭了日军控制的马绍尔群岛和吉尔伯特群岛,一举击沉了日军8艘舰船,这是美国海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第一次得分,美军士气从此由低沉转向振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