霉霉

据外媒报道,霉霉泰勒·斯威夫特(Taylor Swift)控告2013年对自己性骚扰的DJ一案早已宣判,而她至今为止还没收到一美元赔偿。

今年夏季,霉霉状告DJ大卫·穆勒(David Mueller),称其在2013年采访合影时手放在她的臀部,尽管法庭宣布霉霉胜诉,但是她与大卫·穆勒的战斗还未完成。大卫·穆勒在丑闻曝光后失去工作,还起诉霉霉诽谤。当地时间12月6日本周三,霉霉透露她还没有收到象征性的赔偿1美元。

日前在接受采访时,霉霉说:“即使赢了,即使有足够的能力保护自己,但在法庭上的对峙也是孤独的,是一种消耗,虽然陪审团支持我,法庭下令给我象征性的赔偿1美元,但直到今天他也没给我这笔钱。”

霉霉还指责大卫·穆勒在审判期间骚扰她的团队,甚至骚扰她的母亲。另外霉霉还说:“我要告诉那些处在这种情况下的人们,在性骚扰和暴力事件中,受害者也有责任,也许发生这种事你会受到指责,我的建议是,你不要怪自己,也不要接受别人的指责,应该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