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8日,抚州市崇仁县的张先生看着银行卡近两个月密密麻麻的消费记录,有些崩溃。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12岁的孩子竟然花了11万多元在直播平台打赏主播,我们在外打工赚钱难,这可怎么办?”

从2017年11月起,在崇仁县读五年级的于强(化名)接触上某直播平台,之后一发不可收拾,每天以查看老师布置的作业为理由,用奶奶的手机登陆直播平台观看并打赏。银行账单显示,于强平均每天打赏近2000元,多的时候一天打赏上万元。

一个12岁的孩子是怎样“染”上这个直播平台?

为何要打赏这么多的钱?

1.jpg

存款由17万变为6万元

崩溃——

账上11万被儿子打赏游戏主播

为了改善生活,张先生和妻子在外打工十余年,而在老家崇仁,一直是他母亲和儿子相依为命。今年1月8日,张先生给家里的母亲汇了5000元,他查了一下汇款是否到账。这一查,可把他吓坏了,“本来17万的账户,竟然只剩下6万块钱”。

这让张先生觉得不可思议,他有些慌了。随后,他赶紧去银行前台打印了账户交易明细,近两个月的时间,打印出了30多张交易明细单据,-200、-50、-2648、-1000……密密麻麻的单据显示的金额扣除记录让张先生有些蒙圈,“11万元可不是小数目啊,这是怎么回事?”

2.jpg

近两个月的消费记录

冷静下来后,张先生左思右想,想起母亲说儿子经常玩手机的事,便打电话回去询问了儿子。

张先生没想到,钱都被儿子玩直播平台打赏了。“他都承认了,他说自己在某直播平台观看直播,然后打赏。”张先生介绍,于强的奶奶有一部手机,儿子每天放学回来,他就把奶奶的手机拿走。“奶奶要是不给,他就说要看老师布置的作业。”而奶奶也不知道他用手机在做什么。

“一开始,去年11月初,他是用微信红包转钱出来打赏,大概花了5000多,后来就直接从绑定的银行卡转钱打赏。”张先生说,现在的孩子很聪明,密码不知道怎么被他偷看到了。

3.jpg

网络图

1月10日,为了此事,张先生已经和妻子赶回了老家。据了解,张先生家里经济条件不好,张先生的妻子在杭州做服务员,每个月3000多元,目前已经辞了工作,“而且我身体也不好,还有两个儿子要养,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办。”

调查——

打赏分为六个等级 主播诱导打赏

记者了解到,由于喜欢打游戏,于强观看最多的是游戏直播,银行卡的钱也基本都打赏给了游戏主播。根据张先生提供的账单显示,对方的打赏账号集中在3个主播,其中,两个是游戏主播,另外一个是小剧场主播。

还有主播会公布自己的微信号,于强加了“飞翔的大仙儿”的微信。记者在二人的聊天记录中看到,“飞翔的大仙儿”称赞于强“你真的很厉害”,他说“我天天直播,你要不要看”,并叫于强“带着我的房管名字到处乱刷礼物”。在聊天中,他还说自己讨厌另外一个主播“叶枫”,质问于强“你还给他刷礼物”,声称“你不要以为我把那些礼物当回事,我只是受不了背叛”,对此,于强则回答,“不会再送了”、“我明天就送你648”。

4.jpg

3349c5abf9a0c9757710bfd3181f5691.jpg

主播与于强的聊天记录

在于强的直播平台账号,记者看到,他的账号等级为33级,仍有奇豆1020个,金币339个。根据该平台的充值规则,1元人民币可换取100个奇豆。在他的观看历史中,均为“游戏直播”和“小剧场”两种,“游戏直播”占较大一部分。

进入直播房间,在页面上半部分是主播在直播打游戏,下半部分为观看网友刷着各种各样的评论,不时地跳出赠送主播礼物的提示。记者看到,赠送礼物的规格分为6种:“吹一啵”、“6翻了”、“100金币”、“648”、“厉害了我的哥”、“强无敌”,分别价值30奇豆、600奇豆、100金币、64800奇豆、10000奇豆、100奇豆。

对话——

打赏给主播有成就感

1月10日,记者联系上了事件当事人于强,12岁的他正在读小学,声音有些稚嫩。对于此事,他不愿多说,声称自己后悔。他告诉记者,“这个直播平台是打游戏时在电脑上看到的”。

当记者问起为何要不停给主播刷礼物的时候,他告诉记者,“这样,可以登上打赏榜单第一名,打赏给主播有成就感。”每当观众送出了大礼物,主播都会表示感谢,那么这是否会激励于强去继续送礼物,于强给了记者肯定的答复。

于强的妈妈告诉记者,“孩子其实是有金钱观念的,他知道家里条件不好,带他去逛商场的时候,贵的东西他也会不舍得买。”于强妈妈很疑惑,为什么到了网络上,他就完全就迷失了自己?目前,于强的父母希望能够追回这些钱。

回应——

需核实后处理

1月11日上午,记者拨打了该直播平台总部的客服,工作人员介绍,没有直播的相关电话,并称只有通过邮箱联系,会有公关进行回复。随后,记者发送一封邮件,但未获得对方回复。

11日下午,记者联系直播平台的人工客服,工作人员表示,客服是没有权限处理,需要提供有效信息,反馈给相关人员后台核实。

律师——

打赏未经法定代理人追认 系无效行为

事实上,未成年人瞒着父母偷偷上直播平台花巨额现金打赏的案例并不在少数,那么,这种行为该如何界定?

根据最新颁布的《民法总则》,不满8周岁的未成年人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而8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

江西听讼律师事务所王惠律师认为,12岁的学生将十一万元打赏给平台主播,系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实施的行为,该行为需经过法定代理人同意、追认才有效。未经法定代理人追认,系无效民事法律行为。其父母系该学生法定代理人,如果父母对此行为不予认可,有权利追回。

她认为,新闻中屡屡爆出未成年人向主播平台主播打赏,少则几千,多则几万、几十万。对此,《民法总则》第二十二条对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行为有明确规定,除独立实施纯获利益的民事法律行为或者与其智力、精神健康状况相适应的民事法律行为外,未经其法定代理人代理或者经其法定代理人同意、追认的行为无效。

“未成年人对网络主播进行打赏,或因其无民事行为能力而归于无效,或因法定代理人拒绝追认而归于无效。”江西省犯罪学研究会理事、江西豫章律师事务所刘太金律师表示,家长可以以监护人的身份向法院起诉直播平台,要求确认小孩打赏行为无效,并判决对方返还请求返还相应的打赏金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