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180314162711_副本.jpg

摄/记者 张恩杰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 张恩杰)3月13日,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博物馆文物科技保护中心主任潘路接受法制晚报记者专访。他的提案是《调整监控结构比例 加强馆藏文物预防性保护投资力度》。在他看来,高科技产品已经大量应用于科技考古、文物科学鉴定和文物保护修复等方面,对文物修复的科学化起到了很大的促进作用。但是,文物科技保护方面的人才缺乏,是现阶段及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亟待解决的主要问题。

对于陕西秦陵兵马俑在美国展出拇指被盗事件,他认为美国涉案博物馆存有很大的安全漏洞。“一般我国文物到国外策展,除了要跟对方签订相应的合同,给上展文物上保险外,还应对展出场馆的环境条件进行考察,比如,展出环境中的光照度、紫外线强度、温湿度、污染物浓度以及消防、安保措施等,基本确认达标后才予以展出。这次是个意外事故,但是却暴露了涉案博物馆安保设施不够完备。比如,很多国外博物馆对于裸展珍贵文物都有红外线警戒线,一旦游客越过这条线,想要去触摸文物,马上就会自动报警。一般也有安全绳,保证文物与游客一定的安全距离。”潘路举列说,事故已经发生,就应该依法依规启动文物损失追偿程序,最大限度的维护文物保护的权益,并警示后人。

谈高科技

现代保护材料处理文物将损失降到最小

潘路谈到,过去的文物保护修复,更多的是依靠文物保护修复工作者对文物及病害肉眼的观察和常年积累的经验, 处理以机械方式为主,技术手段相对单一,因此处理较为粗糙或难免有些失误。在科技发展的今天, 现代科技在文物材质及其病害的分析、现代保护修复设备、技术的使用以及新型保护修复材料的开发利用,使得文物保护修复已经发展成为跨学科、跨领域、跨部门的一项专门科学。

“博物馆文物保护中心的工作主要有馆藏(库房,展厅)文物的具体保护修复,即主动性对文物的保护修复处理;其次是博物馆环境的监测与控制,如在博物馆库房,是根据不同材质文物进行分类以及监测和控制其适宜的环境,如温湿度、污染气体、颗粒物、光照度等,预防性保护工作做得好是实现保护文物最小干预原则最重要基础条件。”潘路说道。

作为国家文物局的重点科研基地,保护中心要承担一定的科研工作任务,同时利用他们现有的设备条件,逐步积累数据建立珍贵文物科技档案,加深对文物内涵的了解。对文物内涵的解读也是讲好文化故事,建立文化自信的基础。  

现代科技如何与传统技术结合,潘路举了一个例子:“在现代文献复制领域,我们仍在使用油印机、石印机、铅字打印技术和手工临摹技术等,我们把这些传统技术和现在的计算机技术结合起来,既节约了时间,效果也更加逼真,一些还具有保留收藏价值,仅用计算机制作的复制品缺乏层次和立体感。”

在潘路看来,文物保护修复是一个不断从理论上和实践中进步、创新的过程,以前是以考古现场抢救性保护为主,后来逐渐过渡到加强日常性主动性保护。随着科学的发展和理念的进步,现在在博物馆中逐步开展以预防性保护为主,或者是在不同层面的博物馆开展预防性保护和主动性保护结合。

“现在在保护材料领域也有许多的进步,比如引用生物技术,或在保护材料中加入纳米改性材料,大大提高材料本身的耐候性等一些性质。在技术方法上,以青铜器保护清洗、除锈为例,现在有高压热蒸汽清洗仪、超声波清洗机、喷砂机、激光清洗机等先进技术,将处理过程对文物造成的损伤降为最小。”潘路说道。

谈人才

要坚持两条腿走路  用人才奖励机制鼓励

文物保护和开发利用工作中引入科技的力量,是让文物“活”起来、重新焕发生命力的重要途径。而当下缺乏文物科技方面人才,是现阶段亟待解决的问题。文物保护人才无疑是提高文物保护工作质量的最为关键因素之一。

在潘路委员看来,加强文物保护人才队伍建设显得尤为重要。在人才的培养上,必须坚持“两条腿”走路。

“现在最大的问题,实际上不光是我们这个行业,许多行业的委员提案提的最多的问题就是人才问题。一方面是人才断代问题,尤其是现在领军人物相对来说少一点。另外就是队伍人员总量问题,你想现在全国大概有4800多座博物馆,6400多万件文物,如果1万件文物需要1名文保技术人员来维护,那么就得6400名技术人员。然而,现实情况是,这一缺口太大。各地博物馆上报的文物保护修复人员来源数据也不一样,有的博物馆有独立文保部门,有的在保管部门,还兼做文物保管工作,有的又不是正式编制,还有来自社会力量,成员背景很复杂。”潘路说。

“现在国家许多部门也注意到这个问题,开始在大学、研究所、博物馆培养各种文物保护领域的青年人才,但是,到目前为止,相对需求还远远不足。”潘路说道,国家要采取强有力的措施,包括增加相应编制,更多的学校成立文物保护专业,采取人才奖励机制,采用“师承制”培养模式等来培养更多更优秀的文物保护人才,以此提高文物保护工作的质量和效率。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原创作品拒绝任何形式删改,看法新闻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