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 红林)去年315,“瓜子二手车”被北京电视台曝光“不诚信”问题;今年2月28日,“天天拍车”因虚假宣传被工商部门行政处罚,二手车电商华丽广告中的“誓言”是否与现实一致,再度引起人们关注。

日前,记者对国内法院2016年以来审结的涉二手车电商消费维权的64件案件作出梳理分析,发现其中占比最高(三分之一)的起诉事由是“隐瞒实际车况”。

判决书显示,一些二手车电商自诩的严格检测并非真的那么严格,一辆经“天天拍车”检测认为合格并售出的车,车主发现它被水浸泡过,车内部分部件已经生锈霉变。

天天拍车 被工商认定虚假宣传

2018年2月28日,上海市工商局发出公告,公布2017年工商和市场监管部门查处的12件典型虚假违法广告案例。天天拍车的经营主体上海谨务汽车技术咨询有限公司,被认定在网络推广时虚假宣传,声称“全国竞拍多卖20%”,实际是部分而非全部车辆的成交价超过市场价20%以上,“已为百万名车主成功免费卖车”也是谎言。

上海市工商局认为上海谨务汽车技术咨询有限公司的行为违反了广告法规定,构成虚假广告,对其处罚47.2万元。

2017年的3月15日,北京电视台财经频道举办的首届“诚信北京”3·15晚会曝光了瓜子二手车,称有消费者在瓜子二手车买到了“调表车”,一名雪佛兰卡帕奇SUV里程表显示3.2万公里,但消费者购买后检测发现,车的实际里程已经超过5万公里,虽然调查结果显示调表是车主的个人行为,但瓜子二手车宣称的“259项全面检测”也因此被诟病。

二手车电商交易案 三分之一事由为隐瞒车况

日前,记者从全国各地法院拿到了2016年以来审结的涉及二手车电商的消费维权案件64件,其中涉及瓜子二手车、人人车、天天拍车、车易拍、58同城、车来车往等。案件虽然总数看似不多,但在二手车电商在二手车市场占有率尚低的情况下,对上述案件的统计分析也具备参考性。

经过统计,在起诉事由中,消费者因“隐瞒实际车况”起诉的案件21件,占到案件总数三分之一,占比最高。其中的情形不一而足,包括修改过里程数的调表车、水泡车、事故车、故障车,甚至还包括“盗抢车”。

起诉事由统计    

隐瞒车况 21

无法过户 13

车主不交车 8

买方不付款 4

买车后发现严重质量问题 4

验车时发现问题产生纠纷 2

交易不成不退款 1

其他 11

隐瞒车况的具体情况分类

修改过里程数的调表车6

水泡车5

事故车2

隐瞒过户记录2

盗抢车1

故障车1

其他4

车被水浸泡部件生锈霉变 电商检测称合格

判决书显示,一些二手车电商自诩的严格检测并非真的那么严格。

湖南省长沙县法院在审结的一起案件中,明确认定“天天拍车”检测认为没问题的车,是一辆被水浸泡过、车部件都已经生锈霉变的问题车。

2016年10月,胡女士从金辉二手车行购买了一辆二手大众车,合同中车商保证,车不是事故车、水泡车和火烧车,否则原价收回。

胡女士支付了85000元车款后开走了车,但随后发现,这辆车是被水浸泡过的,而车是车行通过“天天拍车”从原车主严女士处购买。

胡女士向法院提交了保险记录、短信记录、通话录音及车辆照片等证明车是水泡车,请求法院判令解除合同,退还车款,车商三倍赔偿255000元,天天拍车的经营企业上海谨务汽车技术咨询有限公司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

被告车行坚持认为,车是通过“天天拍车”买的,没证据证明它是水泡车,其没有欺诈故意。

车行还认为,目前尚没有相关定义来界定水泡车的标准。

上海谨务公司则认为,无证据证明涉案车辆为水泡车,该公司已经提供了免费的检测服务,尽到了注意义务。

法院审理后认为,不能狭义的以车辆浸泡深度来认定是否属于水泡车,车辆是否因被水浸泡而出现相应的损害,是界定水泡车的重要标准,根据胡女士提交的证据,能证实2016年6月19日涉案车辆在武汉因停放被淹而拨打了保险理赔电话,现车辆内部存在部件生锈、霉变、线路有胶带缠绕等状况,与车辆被水浸泡后发生的损害特征相似。

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经营者提供的机动车,消费者自接受商品或者服务之日起6个月内发现瑕疵,发生争议的,由经营者承担有关瑕疵的举证责任。在车存在明显瑕疵的情况下,车行未提交证据证明车辆符合合同约定标准,应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故法院认为,涉案车辆属于水泡车,不符合合同约定的交付标准。

但法院同时认为车行尚不构成欺诈,车行只需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胡女士有权行使合同解除权,合同解除后胡女士要求车行退还购车款的主张符合原价收回的约定,法院予以支持。

考虑到胡女士使用车辆时间较短及存在相关约定,法院对胡女士使用车辆期间产生的贬值损失不予计算。胡女士要求按价款三倍计算赔偿金,因未认定欺诈事实,此标准法院不予支持。

赔偿损失系违约责任承担方式之一,兼具弥补损失及惩罚违约方的功能,其数额的确定,应综合考虑守约方的损失数额、违约方的违约责任大小及合同权利义务的对等性,考虑到车行的违约行为系导致合同解除的根本原因,且旧机动车转让合同第7条约定,合同签订生效后,买方不得以任何借口退车,否则按车价的60%承担赔偿责任,法院认定由卖方根据价款的60%的承担违约责任,承担赔偿数额51000元。

2017年2月,湖南省长沙县法院判决解除合同,车行返还车款,车主返还车辆,车行赔偿51000元。

上瓜子二手车买车 买到了“盗抢车”

这起由广东省惠州市惠城区法院审结的案件,与上述案件有异曲同工之处。

毛先生2016年7月购买一辆比亚迪二手车,实际看车过程中就怀疑车大灯、轮胎有问题,毛先生明确提出,必须在“瓜子二手车”检测上架没问题才买。

毛先生说,第二天检测师来了,第三天他收到涉案车辆在“瓜子二手车”旗下平台——“车速拍”检测上架通过的短信,毛先生自此认为车没问题,支付了部分车款2万元。

但之后毛先生得知,涉案车辆经检测存在6处重大修复痕迹,不符合自己的购买条件,因此和车主发生纠纷。最终,法院判决车主返还给毛先生购车款2万元、定金1500元。

石先生所述的经历更让人难以置信。他通过“瓜子二手车”看中了一辆众泰二手车,在线联系客服后约定了看车时间,“瓜子二手车”员工接待了他并介绍了车况信息,石先生没与车主直接联系。

石先生说,在“瓜子二手车”员工的促使下,最终确认交易价格为6万元,居间服务费3000元,他当即支付了购车款35000元,约定尾款待过户后结清,之后将车开走。

他说,几天后他接到通知说车主还差1万元办理银行解押,之后才能过户,为了尽快过户,他通过微信转账1万元。

石先生的车还没开几天,就丢了。他说,自己报警后派出所调查发现,车之前已在公安网络系统登记为盗抢遗失车辆,根本不能过户,而且原车主也联系不上。

石先生为此起诉索赔。武汉市武昌区法院认为居间人无法知晓、无权查询涉案车辆的“盗抢”情况,据此驳回了石先生的诉讼请求。

昨天,湖北国森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帆告诉记者,一审判决后石先生没再上诉,警方在介入此案。

隐瞒车况案 尚无三倍赔偿先例

对于隐瞒车况卖出去的瑕疵车辆,从诉讼结果来看,尚没有法院支持三倍赔偿的先例,至多是解约退款,举证不足的消费者则以败诉告终。

龚先生在“人人车”看到李先生发布的二手车出售信息,后两人与“人人车”三方签订二手车居间买卖合同,龚先生购买李先生的宝马318,支付李先生定金4万元。

龚先生说,在“人人车”对车辆进行检测,保证确保车辆无问题的情况下,他和车主办了过户。

但就在过户当天,龚先生开车从南京去宁波的高速路途中,发动机突然熄火,刹车失灵,所幸当时路上没有其他车辆,未发生交通事故。

宝马4S店检查发现,车之前已出现多次发动机故障,于2014年2月7日发生过严重事故。

龚先生起诉,要求解约,车主双倍返还定金4万元并赔偿损失15320.27元。

法院审理后认为:涉案车辆是二手车,经使用后一般应存在一定瑕疵,故龚先生就其质量要求无法参照国家或行业标准,而应以符合协议目的的标准履行。

涉案车辆在交易前即已出现多次发动机熄火及故障灯亮的故障,发动机乃核心部件,存在以上故障显然极大影响了系争车辆的主要功能,原车主应当知晓车存在以上故障,但交付前未特别告知龚先生及“人人车”,可能导致龚先生不完全知晓车辆质量状况。

法院认定,涉案车辆的质量要求不符合协议目的,龚先生买车的基本需求无法得到满足,故要求解除协议的诉请于法有据,法院予以支持。

由于定金已经抵作车款,故要求双倍返还定金的诉讼请求法院不支持。龚先生要求赔偿损失的诉讼请求也没有证据证明,法院亦不予支持。

2017年8月,上海市第二中级法院判决解约,车主返还龚先生4万元,龚先生将车返还。

根据上海市第二中级法院、广州市中级法院等法院的判决书表述,消费者诉求支持率低,系因购买二手车和购买新车的依据完全不同。在二手车买卖协议中,往往没有对交付车辆的质量标准做很清晰明确、有利于消费者的约定,而被人开过的二手车,会被法院认定为天然有瑕疵的车辆,因此交付车辆的质量标准无法参照国家标准或行业标准,只能以符合合同目的的标准履行,而一旦合同约定对消费者不利,则诉求很难得到支持。

从“天天拍车”卖车  过户用11个月新车没法上牌

虽然隐瞒车况的问题严重,但对此消费者尚有警惕之心。而让更多的消费者根本想不到的,是二手车电商维权案件中交易后车辆迟迟无法过户的问题,这占到案件总数的20%左右。

如汪先生起诉“天天拍车”经营者上海谨务汽车技术咨询有限公司的案件。

“天天拍车”是一家B2C二手车电商,其从车主手里收购汽车,再卖给消费者。汪先生诉称,2014年12月13日他把车卖给“天天拍车”。根据二手车交易合同,后者应在20个工作日内办理过户手续。

汪先生很快收到“天天拍车”归还的身份证,对方称过户已办结,原车牌额度继续保留,汪先生可凭身份证在半年内直接到杭州车管所办理新车上牌手续。

2015年5月24日,汪先生买了新车,去杭州车管所上牌,杭州车管所却告诉他,他之前卖出去的车,至今还没过户,因此他的新车无法上牌。

汪先生多次与“天天拍车”交涉无果,提起诉讼要求对方继续履行合同,将车过户,同时支付违约金暂计7万元。

谨务公司称,车已经卖给了一个姓李的人,过户手续应该由姓李的人去办,李某称过户手续办完了,该公司就将汪先生的身份证还给了他,该公司也不知道李某没办过户。

该公司还称,李某已经将车转卖,是新的车主一直不肯配合办理过户手续,自己也无能为力,提议“最好能在诉讼中将李某作为诉讼当事人”,但不同意支付违约金,认为是李某给汪先生造成的损失。

诉讼过程中,2015年11月16日办理了过户手续。而这已经距离汪先生卖车的时间11个月。

法院审理后认为,谨务公司未能按时办理车辆过户,致使汪先生新车无法上牌,显然违约,理应承担违约责任。

根据具体情节,上海市闵行区法院最终判决谨务公司向汪先生支付违约金6000元。

无独有偶,陈先生也将自己的车卖给了“天天拍车”,也在过户时遇到烦心事。

他说,2015年10月7日他和“天天拍车”签订二手车交易合同卖车,约定交车当日后者支付首付款38200元,11月4日支付余款5000元,无须原告承担其他费用,但“天天拍车”的工作人员支付首付款后就没再和他联系了,直到他电话催讨余款时,对方以外地办牌需扣代办费为由,强行扣留未支付的车款800元。陈先生感到不能接受,起诉到法院。

法院审理后判令“天天拍车”的经营者谨务公司支付陈先生800元。

买卖双方随意不诚信 电商无约束力

签约后车主不交车、买方不付款、交易不成不退款的事由,也占到较大比例。多名法律人士认为,买卖双方随意作出不诚信行为,和二手车电商在交易中的地位有关。

某公司起诉称,2016年12月与闻先生通过“车易拍”达成购买一辆骐达和一辆骊威的交易意向,协议约定闻先生5日内将车过户,但之后闻先生一直不过户。

某公司起诉后,闻先生当庭表示,车自己已经卖给别人了,车找不到了,买车的人也找不到了,没法过户了。

2018年1月23日,天津市北辰区法院判决协议某公司与闻先生的协议继续有效。

另一起发生在南昌的案件更甚。江先生通过“瓜子二手车”,和罗先生签订车辆买卖合同,江先生支付了3000元定金,约定好7天之内交车,否则按6000元返还定金。

但之后,罗先生一直不交车,江先生多次找他,发现人找不到了,打电话要么停机,要么打通了没人接,好不容易打打通了就是一句“随你怎么办”。

江先生起诉后,南昌市新建区法院判决罗先生双倍返还定金6000元。

正如大连市中级法院在判决书中所述,(某电商)“提供订立车辆买卖合同的媒介服务,其性质为中介机构,而非生产者和销售者”。这一身份,对买卖双方来说,都不具有法律约束力。

律师说法

要注意“重大事故车”的定义

针对上述问题,承办过多件汽车消费维权纠纷案件的北京福和律师事务所律师陈楠提醒购车人,通过二手车电商购车,尤其要注意的是合同中商家对“重大事故车辆”的定义。这往往是消费者维权的争议焦点,而商家也往往利用自定义的“重大事故损伤车辆”概念规避责任,有的商家定义的“重大事故”,不是常人印象中法律规定的重大交通事故的概念,而是指车辆重要零部件没有损坏,但实际上,只要拆换过发动机这类核心部件,车的使用寿命和性能就会受影响,车辆实际价值也大打折扣。   

律师还提醒购车人,购买二手车,车没过户之前不要提车,不要付清全款。    

专家说法

建议第三方机构介入车辆检测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副秘书长罗磊认为,应该让第三方专业机构介入二手车电商交易、优化市场。他建议二手车平台使用第三方车辆背景信息查询系统,来查询车辆保养和维修记录,比如是否泡水,是否有过重大事故等。

“就市场环境而言,培养消费者对尚未透明的二手车消费方式产生信任,才是目前二手车电商应该重点解决的问题。”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说。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原创作品拒绝任何形式删改,看法新闻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