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监会再次扩大了部分地区商业车险的自主定价权。

澎湃新闻记者获悉,保监会在3月9日下发《关于调整部分地区商业车险自主定价范围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显示,保监会在四川、山西、福建、山东、河南、厦门和新疆七地调整商业车险自主定价范围。其中,四川省财险公司拟定的自主核保系数和自主渠道系数可在[0.65-1.15]浮动,即放开至“双65”,浮动区间较2017年第二次费改时深圳执行的“双70”进一步扩大,深圳为当时浮动区间最大的地区。

具体来看,此次商业车险自主定价权的调整,除四川省执行“双65”外,在山西、福建、山东、河南、厦门保监局辖区,自主核保系数和自主渠道系数均调整范围为[0.70-1.15]。在新疆保监局辖区,自主核保系数和自主渠道系数均调整范围为[0.75- 1.15]。

这一轮商业车险改革始于2015年。当年2月,保监会发布了《关于深化商业车险条款费率管理制度改革的意见》(保监发〔2015〕18号)。改革的主要目标之一就是要逐步扩大财产保险公司商业车险费率厘定自主权。

改革后,商业车险的保费计算公式为,商业车险保费=基准保费×费率调整系数;基准保费=基准纯风险保费/(1-附加费用率),其中,基准纯风险保费由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动态发布,考虑的风险因素包括车型、车辆使用年限等,附加费用率主要是经营管理费用,由保险公司自行测算;费率调整系数=无赔款优待系数×交通违法系数×自主核保系数×自主渠道系数,前两个系数目前是统一制定的,保险公司自主定价主要体现在后两个系数,扩大这两个系数的浮动区间正是此后的商业车险改革的主要内容。

2015年首批试点地区为黑龙江、山东、青岛、广西、陕西、重庆等,改革内容包括保险公司在商业车险创新型条款、附加费用率、核保系数和渠道系数有了一定的自主权,其中,附加费用率不超过35%,核保系数和渠道系数的浮动范围为[0.85-1.15]。2016年6月,此项改革推广至全国。

2017年6月,保监会发布《关于商业车险费率调整及管理等有关问题的通知》,进一步扩大了保险公司拟定核保系数和渠道系数的浮动空间。

具体来看,在深圳保监局辖区内,自主核保系数和自主渠道系数均调整范围为[0.70-1.25],所谓“双70”;

在河南保监局辖区内,自主核保系数调整范围为[0.80-1.15],自主渠道系数调整范围为[0.75-1.15],所谓“75-80”;

在天津、河北、福建、广西、四川、青海、青岛、厦门等保监局辖区内,自主核保系数和自主渠道系数均调整范围为[0.75-1.15],所谓“双75”;

在境内其他地区,自主核保系数调整范围为[0.85-1.15],自主渠道系数调整范围为[0.75-1.15],所谓“75-85”。

关于此次商业车险改革,有业内人士认为,新规虽然让险企获得了更大的自主定价权,降低了营销的中间成本,但也为行业带来了更多竞争的火花,倒逼保险公司提升承保、理赔等环节。

在各家险企竞争中,也出现了一些破坏市场、影响行业声誉的违法违规情况。2017年7月7日,保监会下发《中国保监会关于整治机动车辆保险市场乱象的通知》(174号文), 展开针对车险市场乱象的专项整治行动,也随即进驻一些财险总公司开展现场检查,并延伸检查了部分省级分公司。

2018年2月23日,保监会网站一连披露10张行政处罚决定书,涉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太平财产保险有限公司、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紫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等5家财险公司及其相关责任人,合计被罚867万元。其中,太保财险及其福建分公司被罚110万元、人保财险及其四川省分公司被罚145万元、太平财险及其四川分公司被罚110万元、平安财险及其两家分公司合计被罚160万元、紫金财险被罚15万元。在人员方面,包括时任平安财险董事长兼总经理孙建平、时任人保财险副总裁华山、时任太保财险财务负责人及总精算师陈森等34名高管一同被罚,合计罚款327万元,其中7人被撤销任职资格。从违规行为来看,多家财险公司多存在使用集分宝抵扣商业车险保费、编制提交虚假报表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