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 庞岚)最高法近日印发《关于加强和规范裁判文书释法说理的指导意见》,该意见今起施行。这份意见明确,裁判文书行文应当规范、准确、清楚、朴实、庄重、凝炼。

公平公正的司法裁决,最不怕的是什么?就是晒太阳。裁判文书公开上网这几年来,对于构建开放、透明的阳光司法机制,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但是我们也不得不承认,上网公开的裁判书质量存在较大差异,有的令人为法官的法律和文化素养点赞,也有的却让人大摇其头。

例如,此前一封长达12000余字的判决书上网之后被广泛流传,有法律界人士评论其为“伟大的判决”。这起案件的案情很简单,被告利用银行柜员机故障,窃取银行资金9万多元。2014年10月,广东省惠州市惠阳区法院公开判决被告犯盗窃罪,判处三年有期徒刑,缓刑三年。在长达万言的裁判书中,法官对罪名认定与刑罚裁量进行了充分的说理,判决书还注明了具有法官个人色彩的“最后的说明”。法律界人士认为,这份判决书体现了法官的法律修养和人文关怀以及独立思考能力,所以引起很多人共鸣。

再比如,此前还有一份措辞感性、暖心的判决在网上走红,这份判决书来自江苏泰兴市人民法院,是一份离婚判决,其中写到:本院认为……从同学至夫妻,是一段美的历程: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令人欣赏和感动……当婚姻出现裂痕,陷于危机的时刻,男女双方均应该努力挽救,而不是轻言放弃……

要说令人摇头不已的判决书,当属湖南某地法院的“七错裁判文书”。据《人民日报》报道,这份只有一页纸的执行裁定书,出现了7处书写差错,包括地名、姓名、性别等。为此,最高法还下发了《关于全面提升裁判文书质量切实防止低级错误反复发生的紧急通知》。

此外,笔者检索发现,像“道德沦丧”这样涉嫌贬损人格、具有强烈感情色彩的词,在一些刑事案件的判决书中也曾出现。而根据最新的《指导意见》,这样的表达方式都不能再用。 

裁判文书承载司法公信力,同时也是一个很好的普法窗口,所以除了不犯低级错误,加强和规范裁判文书当中的释法说理,也具有重要意义。

从最高法的《指导意见》来看,裁判文书释法说理首先要阐明事理,充分展示案件事实认定的客观性、公正性和准确性;然后要释明法理,说明裁判所依据的法律规范以及适用法律规范的理由;此外还要讲明情理,体现法、理、情相协调,符合社会主流价值观;同时还要讲究文理,语言规范,表达准确,逻辑清晰,合理运用说理技巧,增强说理效果。

千万别说这样的要求“为难”法官。事实上,说好理和断好案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体两面的——如果法官对事实、法理、情理都有着明白的把握,逻辑清晰,对案件的裁决有着满满的自信,那么写出一份符合规范的裁判文书就不是难事;反之,法官自己心里如果有疑团、犯嘀咕,那么不但文书写不好,案件的审理、裁定也很可能会出现问题。  因而,往深里想想,最高法的《指导意见》不仅仅是要求裁判书“好看”,对于案件审理过程确保事实明白、法理和逻辑明晰,也会是一种有效的促进。

原创声明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原创作品拒绝任何形式删改,看法新闻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