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伙勾结垄断市政工程大小项目,伪造标书串通围标,给评标专家送钱换来“手下留情”,行贿监管人员寻求“保护伞”……长期盘踞四川遂宁的围串标“四大团伙”最近被一举打掉,查实围串标项目185个,标的总金额57亿余元。与此同时,36名违纪党员干部被立案审查。

一起大案,暴露多少监管漏洞和腐败密码?抬高工程成本、降低工程质量、扰乱市场秩序……串围标带来哪些连锁反应和潜在危害?

“四大团伙”疯狂围猎185个工程项目

2017年5月底,四川省蓬溪县公安局经侦大队接到群众匿名举报,称“蓬溪县涪引灌区升级改造项目”的承建商不是实际中标公司,存在买卖标的行为。警方初查后发现,中标公司四川恒宏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参与多起招投标项目,在遂宁范围内中标多次,但均不是自家公司承建。

“29家企业投标,就有22份标书雷同,甚至连文字错误都一模一样。”蓬溪县公安局副局长胡中华对半月谈记者说,经咨询评标领域专家,基本确定该项目存在串通投标行为。

经过公安机关辗转多地、持续数月的调查取证,盘踞在遂宁,以何志琦、洪志、文平、罗海波为首的围串标“四大团伙”浮出水面。他们利用电子评标系统缺陷,采取大规模借用企业资质、统一制作标书等方式,对遂宁市公开招标项目进行疯狂围猎,再根据项目类别,按标的价5%至20%的比例进行转卖。个别项目甚至非法获利近2000万元。胡中华说:“他们还对外叫嚣,没有拿不到的市政项目!”

“四大团伙”把持遂宁工程招标市场多年,承建商只有通过购买中标项目的方式才能获得承建资格。经查实,“四大联盟”围串标项目多达185个。

遂宁市委副书记、市长杨自力说,垄断围标人为抬高工程成本之后,直接导致实际施工者通过违规追加工程量或偷工减料来确保盈利,造成政府投资上升,工程质量下降。“通过公开招标促进资源优化配置”这一制度设计初衷也因此成为泡影。

电子评标漏洞成为围标“窍门”

为减少人为因素对评标的干预, 遂宁市2012年引入电子评标系统,但这套系统存在不能识别雷同投标报价的缺陷。

电子评标系统的漏洞,让富于招投标经验的何志琦嗅到了机会。2013年起,何志琦在遂宁大肆围标,一度独占遂宁电子标市场中标份额。消息不胫而走,许多不法人员不惜以重金买通何志琦手下技术人员,试图摸清其围标方法。“四大团伙”渐渐形成。

“‘四大团伙’实施围标,既协作又竞争,既能单独出击又可整体作战,视具体项目需要分合不定,人员互有交叉。但各自核心成员稳定,内部按股分成。”遂宁市纪委第九纪检监察室主任彭刚说。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不法投标人为达到投标目的,在掌握电子评标“窍门”后,会分别对项目业主、代理机构、公职人员和评标专家等各个击破。

据办案民警介绍,部分招投标人员串通投标人,泄露招标项目信息,从中攫取巨额利益。部分项目业主单位漠视国家法律规定,不主动加强监督、应罚不罚,甚至监守自盗,收受红包礼金,参与分成,致使标后监督严重缺失。有的项目出现问题,业主单位不但不查处,反而以各种理由推卸责任,帮助中标企业蒙混过关。

搭伙求财,监管不作为、乱作为

遂宁市建筑领域业内人士表示,“四大团伙”能垄断遂宁招投标市场,与部分监管部门工作人员不作为、乱作为,甚至同不法人员勾结有关。

据介绍,按照公开招标流程,公职人员在备案审查、投标信息管理、投诉调查等6个环节介入招投标活动。“四大团伙”为了防范查处,平时会利用年节等时机,通过送钱送物,有意识拉拢公职人员,为自己“买保险”。

2017年底,遂宁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原党委委员、总工程师冯亮因涉嫌严重违纪被查。冯亮先后收受个体承建商赵某7万元,对3个政府投资工程中标企业与实际施工者明显不一致的问题视而不见,项目业主单位标后监督主体责任严重缺失。而赵某正是从何志琦手上买到3项工程。“他认为这就是所谓行业‘潜规则’,大家心照不宣。”有关办案人员告诉半月谈记者。

还有部分公职人员利用职权,为指定企业量身设置招标条件,排除潜在竞争对手,甚至流标也能“人为复活”。洪志在一次招标过程中出现流标,他通过关系找到遂宁市发改委招投标管理科原科长彭某某咨询如何处理,彭某某“建议”按程序进行投诉,直至由该科室负责调查处理。后该科室认定评标无效,责令重新招标,二次开标后洪志成功中标。

评标专家受贿后则全力保标。“这些专家有个微信‘业务群’,每次只要涉及招投标工程评选,就会在群里相互交流。不法分子也混在‘业务群’里,总是能第一时间获知消息。事实上,这些专家一眼就能看出哪些公司在围标,但为了几万元的好处,他们从不说破。”遂宁市检察院原反贪局局长、现遂宁市监委委员胡忠说。

歪风要刹住,非法利益链要斩断

今年1月发布的十九届中纪委二次全会工作报告明确要求,“要紧盯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着力解决工程招投标等方面的腐败问题”,重拳治理的信号不可谓不明确。

此前,针对审计部门和四川省委巡视组反馈的“遂宁工程建设领域问题严重”,遂宁市委已启动专项治理,明确要求“风要刹住、干部要收手、违法企业要认罪、违法所得要追回、非法利益链要斩断”。2017年2月,由市长担任组长的“遂宁市招投标领域违纪违法问题专项治理工作领导小组”成立。

与此同时,监管漏洞正被逐步堵上。遂宁市要求,对招投标文件范本进行系统性修改,对电子标进行评估论证;加强评标专家管理,进一步压缩专家自由裁量权;推动建立投标企业黑名单制,加强投诉处理、开标现场和标后监督,接受社会监督;同时发布了《严格政府投资项目招投标监督管理六条措施》。

据遂宁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统计,2017年5月至12月,遂宁全市所有项目投标企业共计5261家,较上年同期减少3627家,大量围串标的投标企业被排除。

杨自力说,经过一场疾风骤雨般的严打,全市招投标市场秩序得到整顿,一批违法犯罪的公职人员受到查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