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 朱健勇)7月12日上午,最高检召开“加强案例指导,依法惩防金融犯罪”发布会,发布第十批指导性案例。

记者注意到,此次发布的案件,特点包括涉众型金融犯罪案件持续高发,新型网络传销傍上了互联网+,打着金融创新旗号,披着科技的外衣,隐蔽性、欺骗性更强。

发布·数据

涉众型金融犯罪持续高发

今天的发布会上,最高检检委会委员、法律政策研究室主任万春表示,2017年1月至今年6月,全国检察机关就金融犯罪提起公诉30570件49553人。其中,2017年提起公诉21842件35301人,同比分别下降7.89%和3.01%。

金融犯罪发案率下降的同时,涉众型金融犯罪案件持续高发。

2017年,检察机关共就非法集资类金融犯罪案件(含集资诈骗罪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提起公诉8252件17144人,同比分别上升6.18%和4.5%。就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提起公诉2233件7186人,同比分别上升38.18%和35.51%。

会上,最高检公布的指导性案例包括朱炜明操纵证券市场案、周辉集资诈骗案、叶经生等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案等3件案例。

发布·案例

“抢帽子”交易 构成操纵证券市场罪

记者注意到,检察机关在办理朱炜明案时,认定朱炜明以“抢帽子”交易的手段操纵证券市场谋取利益,构成操纵证券市场罪。那么什么是“抢帽子”交易?为什么“抢帽子”交易构成犯罪?

上海市一分院顾佳检察官介绍,“抢帽子”交易这个名称起源于早期证券交易所内交易员喊价的动作,引申含义是指证券机构及其从业人员公开评价推荐自己买卖或持有的证券,通过期待的市场波动取得经济利益的行为。按照我国证券法规定,当天买入的股票,必须隔天才能卖出。

顾佳称,“抢帽子”交易之所以能够获利,其中“人”是关键因素。实施“抢帽子”交易的人,往往对股市的预测能够让很多人产生信任,当行为人是证券从业人员时,这种信任度就更高,例如此案中朱炜明就是所谓股市名嘴,是证券公司经纪人,同时受聘担任《谈股论金》电视节目嘉宾,每周五晚上节目评论股票,其节目拥有大批观众,足以形成影响股市交易价量的资金流。

顾佳表示,实施“抢帽子”的人总是事先打好了埋伏,对其推荐的股票,自己抢先买入,一旦股价上涨,在他人买入的当天,他就已先期卖出,抢了时间差,赚了利润,把跟风买进的散户“套牢”。

例如此案中,朱炜明就是违背证券经纪人不得买卖股票的从业禁止规定,用父母、祖母户名的股票账户每周四提前买入大量股票,周五上电视节目进行公开推介,引诱收看节目的投资者在下周一的交易日内跟风购买,推动股价上涨,自己却反向抛售牟利,获取非法利益数额巨大,且造成严重的危害,几名朱炜明曾经的粉丝表示,他们在跟从朱炜明建议买卖股票后,纷纷遭遇股价下跌而损失惨重的情况。

周辉案则是利用互联网实施非法集资犯罪的典型案例,而据浙江省检察院检察官赵宝琦介绍,周辉的行为不属于互联网金融创新,而是假借P2P外衣实施的非法集资行为,同时也构成了非法集资犯罪中性质最为恶劣的集资诈骗罪。

另外,叶经生案是当前新型网络传销的典型代表。对于该案,浙江省丽水市检察院检察官邹利伟告诉记者,如何区别金融创新与网络传销亦成为司法实践中的一大难点,新型网络传销傍上了互联网+,打着金融创新的旗号,披着科技的外衣,隐蔽性、欺骗性更强。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原创作品拒绝任何形式删改,看法新闻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