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碑身、碑座分家,碑身还断成了两截 摄/法制晚报·看法新闻 记者崔毅飞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崔毅飞)近日,北京市民杨先生发现,大兴区一处侵华日军飞机掩体被毁,相邻的文保石碑也断成三截。经《法制晚报》记者核实,杨先生所说飞机掩体毁于2014年,文物部门已对破坏文物的单位进行过处罚,而文保碑立于文物被毁之后,但仅仅“坚持”了不到3年。

现场核实 文物被毁 后补文保碑又遭断损

杨先生所说侵华日军飞机掩体,位于北京市大兴区旧宫镇集贤村,系大兴区普查登记文物(尚未定级/最低级别文物)。文物并非近期遭到破坏,而是毁于四年前。

2014年9月26日,《法制晚报》曾曝光旧宫镇的两座侵华日军飞机掩体遭人为拆毁,两座历史建筑被拆时虽已获得文物身份,但并未安装文保标识。

时隔四年,记者现场回访看到,飞机掩体破碎的混凝土块、依然摊在原地。文保碑的黑色碑身和白色碑座已经分家,碑身断成两截,斜靠在被毁飞机掩体的残迹上。碑身刻字描金“集贤侵华日军飞机掩体”,由大兴区文化委员会立于2016年3月(文物被毁之后18个月)。

由于飞机掩体周围已经拆迁、人迹罕至,文保碑如何受到破坏难以查清。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走访发现,2014年两座侵华日军飞机堡被毁之后,大兴区文化委员会在幸存的其它飞机掩体上安装了不锈钢文保标识。集贤村被毁飞机掩体仅剩废墟,无法钉装文保牌,因而设立坐在地面上的文保碑。

2.jpg

破损的文保碑,斜靠在飞机堡残迹上 摄/法制晚报·看法新闻 记者崔毅飞

3.jpg

2014年被毁的日军飞机堡,剩下一片混凝土碎块 摄/法制晚报·看法新闻 记者崔毅飞

5.jpg

被毁前的集贤侵华日军飞机掩体,被当地村民当作仓库使用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 崔毅飞 摄于2014年

官方回应 不知文保碑情况 拆文物罚了50万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致电旧宫镇政府文体中心,一名男工作人员介绍说,对这块文保碑的情况他并不了解。并介绍被毁掩体周围将来要建回迁房,遗迹如何处理还正在研究。

9月30日,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又联系到大兴区文化委员会执法队。一位康姓男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集贤飞机掩体文保标识受损他并不知情。

康先生透露,2014年拆除飞机掩体,是镇政府委托的一家拆迁公司所为,他们对其进行了约谈,对其拆除文物的行为处以50万元罚款,并要求其原址重建、恢复原貌,目前方案正在研究中。

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损毁文物保护单位标志的,由公安机关或者文物所在单位给予警告,可以并处罚款。擅自拆除不可移动文物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文物主管部门责令改正,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的罚款。

6.jpg《法制晚报》2014年的相关报道

雷同案例 设立文物方尖碑 飞机堡仍被拆毁

回顾以往案例,即便设置了文保标识,有的文物也难逃被毁的命运。

2014年6月,海淀区四季青镇小屯村一座侵华日军飞机掩体被毁,这是海淀区遗存下来的最后一座飞机堡,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时登记在册的不可移动文物,具有非常高的历史研究价值。

掩体被拆时,旁边立有汉白玉方尖碑式的文保标识,但未能阻止开发商的违法行为。

据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了解,拆除文物的是“北京青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海淀区文委已经对其进行了50万元处罚。2016年,被毁飞机掩体在原址进行了复建。

拆除一座飞机堡,罚款50万;大兴区的两座飞机堡被拆,同样罚款50万元。在很多文保志愿者看来,这样的处罚力度太弱,违法成本太低。

7.jpg

2014年,海淀区最后一座侵华日军飞机掩体被毁,次年被文保志愿者发现,《法制晚报》曾进行监督报道

多知道点  北京现存侵华日军飞机堡18座

在丰台区的南苑机场、通州区三间房机场、海淀区的西郊机场周围,分布有蘑菇形的硕大建筑,这便是侵华日军留下的飞机掩体,俗称飞机堡、飞机窝。

目前,南苑机场附近的飞机堡遗存数量最多,散布在丰台区南苑6座、大兴区西红门镇和旧宫镇现存8座;通州区遗存3座;如果算上海淀区复建的1座,北京地区现存遗存侵华日军飞机堡共计18座。

除大兴区旧宫镇的两座飞机堡遭到拆除,海淀区西郊机场附近遗存的三座飞机堡于近些年相继被毁。北京地区幸存下来的侵华日军飞机掩体,已经全部获得官方的文物认定,大部分被改为仓库,个别被改做陈列室、介绍日军侵华相关的历史信息。

8.jpg

2014年旧宫镇两座飞机堡被毁后,大兴区文化委员会对其它遗存下来的飞机堡补装了文保标识 摄/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 崔毅飞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原创作品拒绝任何形式删改,看法新闻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