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新快报》报道,铁路旅客乘车不对号入座、强占他人座位的行为,即“霸座”行为,将有法律“紧箍咒”。近日,《广东省铁路安全管理条例》已经立法程序通过,条例明确规定,旅客应当按照车票载明的座位乘车,不得强占他人座位。

“霸座”,既是一种道德问题,也是一个法律问题。所以,我们不仅要从道德层面谴责“霸座”者,也要从法律层面约束“霸座”行为,以维护乘车秩序。然而,现行法律法规对“霸座”规定仍然比较模糊。而广东省率先在全国从立法层面明确禁止“霸座”,这个头带得好,有望收到更明显的效果。

虽说现行多部法律法规可用来约束“霸座”,比如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扰乱火车等公共交通工具秩序的行为,可以拘留并罚款。《侵权责任法》也规定,侵害民事权益,应当依照本法承担侵权责任。另外,“霸座”行为也符合《铁路安全管理条例》第七十七条规定的情形。

虽然有关方面可依据上述法律规定惩罚“霸座”者,但要看到,这些法规并没有明确禁止“霸座”,而模糊的法律规定,则对某些人起不到指引、教育等作用,甚至不排除“霸座”者强词夺理地狡辩:法律并没有明确禁止“霸座”,“法无禁止即可为”。那么法律的社会效果就会打折扣。

而广东上述《条例》明确,旅客应当按照车票载明的座位乘车,不得强占他人座位。也就是说,《条例》非常直白地表明禁止“霸座”。那么,无论文化高低的乘客都能理解“霸座”是一种法律禁止的行为。如此一来,就能起到预防“霸座”的作用。因为法律的指向性更明确、更精准。

而且《条例》还明确了相关机制和罚则,即铁路公安机关和地方公安机关应当建立健全铁路治安管理信息,互通共享和预警防范、执勤联动、应急处置等机制,依法制止、查处违反铁路治安管理的行为。对“霸座”等行为,有关部门和铁路运输企业应当依法对失信行为实施联合惩戒。

很多法律规定比较模糊,其优点是对很多相似行为都可以进行约束,也能避免法律滞后,但也有弊端,即指向性不是很明确,那么有的人对法律规定的理解就会有偏差,法律对社会的指引、评价、教育等作用就会受影响。所以,立法趋势必然是法律规定越来越详细,指向越来越明确。

广东立法机构把“霸座”行为明确写入《条例》,一方面,说明了立法者考虑比较周全或者说很有预见性;另一方面,说明立法者很关注现实中的新现象、新问题,快速调整法规草案的意识也比较强。另外,《条例》禁止在铁路线路上飞行无人驾驶航空器,也反映出立法者关注新事物。

需要指出的是,对于“霸座”行为,不能止于事后惩罚,虽然列入失信行为实施联合惩戒或者拘留、罚款也有一定警示教育作用,但事前、事中的措施不可缺少。比如,在购票、订票环节应当重点提醒乘客“霸座”行为违法;在事中,必要时也可以对“霸座”者采取强制措施等。

上述《条例》适用于广东,禁止“霸座”能否明确写入国家法律,值得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