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广东省第十三届人大常务委员会第五次会议通过《广东省铁路安全管理条例》,条例明确规定,旅客应当按照车票载明的座位乘车,不得强占他人座位。

原本并不热络的地方立法实践,其公众关注度却因对“霸座”问题的直接回应而备受外界瞩目。与此前官方公布的征求意见稿相比,“不得强占他人座位”的表述属于新增内容,舆论认为该立法细节回应了近期频发的火车“霸座”事件。尽管此番铁路地方立法已经明确其适用范围,仅对特定行政区划内的铁路安全管理活动具有规范作用(当具体的争议发生,规范适用依然有其地域限制),但业界依然期待其中对“霸座”现象的立法规制尝试能为以后的全国性规定提供宝贵实践经验。

“霸座”现象由来已久,借助社交网络的传播使得问题一度变得突出,此前舆论对“霸座”问题的诸多讨论亦指出,现行法律规范并非对相关行为束手无策,常见的专家意见均指向《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内容,“霸座”行为被归类到“扰乱公共汽车、电车、火车、船舶、航空器或者其他公共交通工具上的秩序”中,法律对此明确给出警告、拘留、罚款等罚则。因此也有批评认为执法力度不够是“霸座”现象频发的重要原因。

客观来说,“不得强占他人座位”的立法宣示作用更突出,立法规范不光具有强制性,还有教育、引导和评价等宣示性功能,立法通过对社会成员的具体行为给出肯定或否定性评价以明示社会运行的基本规则与秩序。地方立法的权限限制也决定了其对“霸座”行为的规制不能采取人身限制等约束性手段,《治安管理处罚法》等高位阶法律对类似行为的规范仍然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虽已有相应规范,但地方性的明确立法并非仅有“蹭热度”的意义,此番具体立法过程颇值得细节推演。从今年5月公布的征求意见稿到近期通过的立法版本,新增“霸座”条款应为立法征求民意过程反馈的结果,新增条款无论是草案送交人大讨论期间得以写入,还是更大范围的社会意见征集促成,都说明具体立法过程中讨论环节的价值与实效。参与立法讨论的代表委员不回避社会热点,推动热点话题进入立法会场,“霸座”条款于宏观立法行为而言因此而兼具更广泛的示范作用。

仅靠立法(何况是地方立法)实难彻底规制“霸座”现象,这是社会各界应有的理智与共识。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却强占他人座位,对此不文明行为的社会约束可以更多元,仅法律层面就不光有立法还有诸多执行细节需要各方合力落实和摸索。“霸座男”被曝光之后,社交平台渐次出现“霸座女”、霸座老头以及老太等一系列类似事件,但个案分析不难发现,诸“霸座”行为各有具体情况,包括持有座票强占他人座位、持无座票插空找座以及因列车座位标识模糊引发争端等诸多情况,这不仅要求立法规范对“强占他人座位”行为有更细节的表述(包括更明确的法律责任),也对建立更顺畅的突发情况处置机制提出要求,同时部分“霸座”争议亦为运营方改善承运服务提出要求,包括是否要给无座票以价格优惠,以及是否要采取措施让座位标识更明确以避免争议等。

“霸座”问题的社会应对,立法之外当然还可以更多元,而此番地方立法的明确态度首先说明立法活动与社会生活的密切关联并做出具体示范。众声喧哗的社会讨论可以及时、顺畅地到达人大会场,立法与民意的互动因此而有更多呈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