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 张子渊)云南曲靖宣威市20岁女大学生孔丹历在高中同学的邀请下,于国庆期间独自去江西游玩,却从此与家人失去联系。10月10日中午,她突然给家里打来电话称自己已经从传销组织逃脱,但此后父母又无法与她取得联系。

CF110D76-62B3-4266-B091-3F094EF26C1D.png

家人发布的寻找孔丹历信息

据其哥哥说,10日傍晚,孔丹历又打电话给他说要去南昌,并在QQ空间说说发布了一张火车票,但经过警方核实此条说说为虚假信息。

F60D6412-AD7D-4251-86C7-0223DEDAC498.png

家人发布的寻找孔丹历信息

10月11日,孔丹历父母去邀请女儿的男同学家了解情况,又接到孔丹历的电话告诫他们:“不要去打扰男同学家人了”。

针对以上诸多疑点,孔丹历家人认为孔丹历还在传销组织中,他们已经将相关情况反馈给警方,希望能尽快找到孔丹历。

受高中男同学邀请去江西游玩失联

孔丹历的哥哥告诉《法制晚报》记者,孔丹历是于9月30日在就读的贵州铜仁师范学院下课后离开学校的。在去江西前,孔丹历曾给妈妈打过电话,说有个同学在江西邀请她去玩,票都买好了。尽管妈妈劝她路程太远不安全不要去,但孔丹历表示同学盛情难却,还是执意去玩。

此后,家人在整个十一假期期间都无法联系上孔丹历,于是家人向警方报警求助。

同时,家人根据孔丹历所提及的那位相邀同学的一些经历特征,向孔丹历的高中同学求助,目前已经得知这位邀请孔丹历的同学是一名男生,该男生跟孔丹历在初中、高中都是同学,关系非常要好。但孔丹历家人却从来没有听孔丹历提起过这个男生。

昨日两次电联家人报平安但语焉不详

据孔丹历的父亲介绍,昨天中午1点多,他突然接到孔丹历的电话,在电话的另一头,孔丹历的声音显得很慌张,语焉不详,信号时断时续。她告诉父亲,自己刚刚从传销组织里跑出来,已经到了车站马上就要回去了。

孔丹历的父亲当时在电话中安慰女儿:“不要着急,注意安全,切记千万不要关手机,有事情赶紧给家打电话。”但没想到,孔丹历和家里通过这个电话后,父母再给她打电话就一直无法接通。这让孔丹历父母更加担心。

孔丹历的哥哥于10日发现,就在孔丹历给父亲打电话前,孔丹历刚刚在QQ空间里发布了一条说说,内容是一张手持着从九江到南昌的火车票图片,并写道“出发人生第一条路。。。”

当时很多孔丹历的同学和朋友都在QQ空间上留言,让她赶快和家人联系,还有亲友发现持火车票的手外形粗糙,不像是女生的手。

孔丹历的哥哥也发现,妹妹的手机型号是华为honor,而说说中显示发布用的手机是nova。此外妹妹的手机电话显示关机,但QQ却还处于在线登录状态。

孔丹历的哥哥说,当晚6点多,他接到了妹妹的电话,电话中孔丹历向他报了平安,还说自己不想读书了,想要去奋斗。他要求妹妹跟他视频聊天,但被妹妹拒绝。随后又无法与妹妹联系上。

父母刚离开男同学家就接到女儿电话 “不要再去打扰人家了”

今天,孔丹历的父母从其高中同学处得到了邀请女儿去江西游玩的男生的家庭住址,父母二人便前往其家中了解情况。据孔丹历父亲介绍,该男生的家处于云贵交界处的山村,家里非常穷困。该男生的父母称自己也与儿子失去联系有一年多了,只知道儿子在江西九江打工,但也没有儿子的联系方式。

孔丹历父母于是从男生家中要走了一份身份证和户口本的信息资料,希望以此交给警方查找更多线索。但令人蹊跷的是,孔丹历父母刚刚离开男生家没多远,孔丹历就给父亲打电话,告诉他“自己没事,别去人家家里打扰了”。随后,男生的母亲追上来让孔丹历父母交还身份信息资料。

针对这个蹊跷的事情,孔丹历的家人认为,男生父母肯定有儿子的联系方式,或者在他家中就有人给该男生通风报信,否则孔丹历不可能知道自己父母来到男生家了解情况。

下午多次电联家人报平安但形迹可疑

今天下午,江西九江市公安局民警致电孔丹历的家人了解相关情况。经证实,孔丹历并未购买过从九江到南昌的火车票,其与昨日中午发布的QQ说说内容可以判定是虚假的。

正在警方了解情况时,孔丹历又给家人打了电话。孔丹历的哥哥随后回拨过去,问孔丹历人在哪里,是否安全。

孔丹历告诉哥哥,她从南昌到了上海,目前独自一个人在大街上游玩散心,请家里人放心。哥哥要求她打开视频通话,但被孔丹历拒绝。

但孔丹历的哥哥回忆,他拨通电话的瞬间,听到妹妹在跟人说“没事,你放心吧”,可是妹妹在电话中一口咬定自己是独自一个人。

随后,孔丹历又与哥哥取得联系。这一次她打开了视频,视频中确实是孔丹历,但视频只拍摄到了她的面部,周围的环境露出极少,不过可以确定是在室外。

孔丹历的哥哥随后让她发个微信定位,但被孔丹历以“不会用微信发定位”拒绝,哥哥又让她拍一些周围的环境和路标,但又被以“流量不够”、“信号不好”等理由拒绝。

最后,哥哥让孔丹历说出自己的具体位置,孔丹历却说不知道,得向周围的人打听打听,于是就挂断了电话。

没过多久,孔丹历又打电话给哥哥,告诉他自己所在上海的详细地址,并说自己没什么事,请家人不要着急寻找。

“她这一次地址说的特别清楚和连贯,根本不像是打听来的,倒像是背下来的。我去网上查了一下,倒确实有这么个地方。”孔丹历的哥哥说,从这个电话以后,他也无法再联系上妹妹。

孔丹历的家人目前已经将今天所了解到的情况全部反馈给江西警方,警方通过查找发现,孔丹历并没有购买过前往上海的车票。家人认为孔丹历还在传销组织中,这些电话都是在传销组织成员的胁迫下打来的,试图干扰家人的查找和警方的侦办。

目前,孔丹历的家人仍旧很着急,他们希望警方能够尽快找到孔丹历。同时也希望能够有人提供有关线索。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原创作品拒绝任何形式删改,看法新闻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