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  崔毅飞)在河北省张家口市下花园区的邓槽沟内,曾经矗立着两座废弃的水泥墩台,很少有人知道他们出自清末建成的京张铁路。近日。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发现,由于当地修建新桥,将两座已有百余年历史的老桥墩拆除。记者注意到,由于缺乏全线文物普查,京张铁路很多历史建筑并非官方认定的不可移动文物,目前正呈现出逐年减少的趋势。

发现:百年桥墩遗迹被新桥覆盖

2017年6月,铁路文化学者王嵬的新书《我的京张铁路》出版。此书详细记录下京张铁路的历史变迁。新书出版一年有余,书中一些图片却陆续成为历史建筑的“遗照”。

2017年8月,位于北京市昌平区的南沙河大桥、北沙河大桥先后被拆除,两座大桥由京张铁路总工程师詹天佑设计监造,历史超过百年,但并非官方认定的不可移动文物。

近日,京张铁路鸡鸣山支线的两座百年桥墩灰飞烟灭,原址建起一座新的公路桥。说起鸡鸣山,京、冀两地民众可能并不陌生,建于明代的鸡鸣驿座落在鸡鸣山下。但鲜为人知的是,1909年4月2日,京张铁路正线铺轨至鸡鸣山下,并在附近设下花园车站。为获取鸡鸣山的煤炭,詹天佑在此建造鸡鸣山支线。

2018年10月31日,工信部发布《第二批国家工业遗产拟定名单》,位于河北省唐山市的启新水泥厂入围。王嵬告诉记者,包括鸡鸣山支线两座灭失的混凝土桥墩,京张铁路沿线建筑所用水泥多出自启新水泥厂。

22.jpg

上图为被拆除的两座老桥墩,在油黄沟矗立了108年(王嵬摄于2015年);下图为拆除老桥墩后,现场建造起一座新的公路桥(摄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 记者崔毅飞)

历史:“短命支线”仅存活26年

公开资料显示,在京张铁路动工以前,鸡鸣山一带已有当地人开采煤矿。詹天佑在勘测京张铁路时,得知鸡鸣山产煤,而蒸汽机车的主要燃料就是煤,所以在京张铁路1909年建成同时,鸡鸣山煤矿支线也随之完工。

王嵬介绍,京张铁路最初有3条支线,分别是:连接关内外铁路的丰柳支线(丰台~柳村);京门支线(西直门~门头沟);鸡鸣山支线(下花园~鸡鸣山煤矿)。后两支的主要功能就是输送煤炭。

鸡鸣山支线,连接下花园车站与鸡鸣山煤矿,全长3公里许。矿井海拔比下花园车站高出百余米,对于铁路来说坡度过陡,因此支线分为两段:一段为准轨线路,长2.225公里,接近矿井的一段坡度最大,改为双线窄轨铁路,长0.792公里。

京张铁路通车后,鸡鸣山煤矿由京张铁路局经营,1912~1916年间,年产量由2万吨增至4万余吨,均通过鸡鸣山支线运至下花园车站。但好景不长,二十世纪30年代,因煤矿质地不佳而停止开采,鸡鸣山支线也于1935年被拆除,仅仅存活了26年。

23.jpg

盛极一时的鸡鸣山煤矿,画面中可见双线窄轨铁路(老照片由王嵬提供)

探访:老桥墩被拆时已矗立108年

“荒废时间是运营时间的3倍。”这是王嵬对鸡鸣山支线的评价。随着城市扩张建设,这条短命支线已经很难寻觅。但在2015年的考察中,王嵬还是发现了其历史踪迹。

鸡鸣山支线窄轨段,曾有一座“木、混凝土组合结构桥梁”,詹天佑在《京张铁路工程纪略》中称之为橛号1号桥。此桥全长36.5米,跨越油黄沟(当地人今称邓槽沟),设有3孔,中间两座桥墩为洋灰混合土筑成,上架木制梁柱。但随着鸡鸣山支线荒废,桥上1935年便不再走煤车,上世纪60年代,因河道、农田改造等原因,木制梁柱被拆除。可能是因为太过坚固,两座水泥桥墩幸存下来。

王嵬2015年拍摄的图片显示,其中一座桥墩被老百姓当作民房的地基,可见其坚固让人信赖。2017年3月,王嵬回访时两座桥墩依然完好。而近日他再次回访时,现场建起一座新的公路桥,名为凤栖桥,是一座仿古的现代桥梁。

现场一名工作人员介绍说,凤栖桥去年就已完成打桩,他们今年5月进驻开始建桥,桥墩遗迹已无存。据周围百姓证实,两座老桥墩是在去年被拆除。

王嵬告诉记者,鸡鸣山支线的遗迹屈指可数,这样随便拆掉实在可惜。选择在此修建新桥,可能是因为新桥正对通往鸡鸣山风景区的道路。

沿着残存的铁路路基,记者随王嵬向鸡鸣山煤矿方向行进,沿途还找到另外一对废弃的水泥桥墩,从路基上发现3枚锈蚀严重的铁路道钉,和桥墩一样有上百年的历史。

此时,曾经盛极一时的鸡鸣山煤矿,只剩下一口深邃的矿井,井口被干柴掩盖。

24.jpg

被毁桥梁的结构图(王嵬提供)25.jpg

在鸡鸣山支线窄轨段,王嵬发现另外一组桥墩遗迹(摄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 记者崔毅飞)26.jpg

在路基上捡拾到的一枚锈蚀严重的铁路道钉(摄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 记者崔毅飞)

27.jpg

鸡鸣山煤矿的矿井口,如今被干柴掩盖,竖井深不见底(摄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 记者崔毅飞)

调查:京张铁路遗存因“无身份”逐年减少

2018年1月27日,中国科协发布《中国工业遗产保护名录(第一批)》,京张铁路作为线性工业文化遗产入选。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注意到,鸡鸣山支线无论是被拆的桥墩,还是幸存下来的遗迹,均未获得官方的文物认定,不受《文物法》保护。事实上,作为中国人自主建造的第一条干线铁路,京张铁路出现在小学课本里、工业遗产保护名录中,沿线还建有詹天佑纪念馆,但官方却从未对京张铁路进行过全线文物普查,很多历史建筑没有文物身份。

据盘点,由于没有文物身份,京张铁路历史建筑逐年减少:2003年,京门支线门头沟老站房被拆;2006年,西直门机务折返段站老水塔被拆;2009年,下花园机车房被拆;2014年,狼山站老站房被拆;2017年,清河站附属建筑、南沙河大桥、北沙河大桥、鸡鸣山支线窄轨段1号桥被拆;同年,全国重点文保单位关沟段内的臭泥坑23号桥疑似被埋…… 

为了抢救京张铁路文物,王嵬曾就清河车站老站房、昌平车站老站房、下花园站水塔向京、冀两地文物部门递交《不可移动文物认定申请表》。虽然均获得官方的文物认定,但一个人的力量终归有限。

28.jpg

位于北京市昌平区的京张铁路北沙河大桥,历史超过百年,于2017年被拆除(摄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 记者崔毅飞)

解读:桥墩遗迹是重要历史地标

中国铁道文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原中国铁道博物馆副馆长金万智,2017年曾登上鸡鸣山,俯瞰山下的鸡鸣山煤矿。为从鸡鸣山煤矿取煤,詹天佑修了一条很短的铁路,但运营时间不长,有一些残留的痕迹。

金万智认为,残存的桥墩、路基、道钉、矿井都是100多年的历史实物。仅以桥墩为例,见证了京张铁路建成之初的格局,是典型的地标性建筑。100多年前的水泥材料、耐受力如何?对于建筑材料学来说具有非常高的科研价值。但由于这些老建筑没有文物身份,很多人不知道他们和京张铁路的关系,因而轻易被拆除。

2017年,京张铁路南沙河、北沙河大桥被拆,金万智曾多次呼吁相关部门抢救保护京张铁路历史遗迹,但至今没有收到回复。金万智表示,京张铁路是中国人建立文化自信的宝贵工业遗产,明年就是京张铁路通车110周年,希望有关部门能够拿出一套方案,保护好京张铁路。

记者注意到,去年年底《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加强文物工作的实施意见》发布,提出将完善京津冀文物协同保护机制,共同推进京张铁路遗址遗迹的保护利用。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原创作品拒绝任何形式删改,看法新闻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