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体育讯 北京时间11月9日凌晨,《足坛解秘》再爆猛料:根据法国媒体《Meidapart》的报道,法甲豪门巴黎圣日耳曼在青训招生政策中涉嫌种族歧视,他们选择性地避免签下非裔黑人球员。

处于漩涡中心的戈博霍

根据《Mediapart》的报道,巴黎圣日耳曼的青训招生,自2013年开始到今年春季,始终存在种族歧视政策。而这一切,通过一名名叫戈博霍(Yann Gboho)的球员得以大白于天下。戈博霍是目前法国青年队中天赋最为出众的球员之一,但据《Mediapart》称,他的名字在因场上出色的表现而被大众知晓前,将始终与种族歧视的丑闻联系在一起。这家法媒斩钉截铁地说:“在他13岁时就因自己的天赋小有名气,但巴黎圣日耳曼从未考虑向他发出邀请。而这一切,仅仅是因为他是一名黑人。”

这件事情发生在2014年,当时本已流言四起,但被PSG的管理层控制了舆论争议和流言。而《Mediapart》并未善罢甘休,他们称:“经过长期调查后,发现PSG相关职位的负责人是掩盖这一丑闻的罪魁祸首。事实上直到今年春季,巴黎圣日耳曼还在要求球探提供球员的来历信息。他们将年轻球员分为以下四类:‘法国人’,‘马格里布人(西北非)’,‘西印度人’和‘黑非洲人’。”

时年13岁的Yann Gboho彼时效力于鲁昂青年队,他已经展现出了自己非凡的天赋。多家青训都对这名年轻人青睐有加,其中便包括克莱枫丹基地(世界最成功的足球青训基地之一)。作为大巴黎当时在诺曼底地区的自身球探,塞尔吉-福尼尔自然也对这名球员关注颇多,在他的评估表格中,他为Gboho打出了2+的极高分数。

如今已经73岁的福尼尔这样对《Mediapart》说道:“2+是除了1分以外的最高分数,但只有姆巴佩这样类型的球员才有可能得到1分。就我自己而言,我整个职业生涯从未给谁打出过1分。”

在球探填写的电子报告中,他们被要求填写球员的“基本素质”,其中包括号码、位置、左右脚等信息,同时还有一项名为“来历”的选项(即前文提及的四个地区分类)。当《Mediapart》想福尼尔征询这种分类方式时,福尼尔表示:“虽然我从未细想过这一点,但不得不承认,还不如直接注明让我们选择白人球员而不仅仅是法国,因为我们推荐的所有球员都是法国人。而PSG不希望我们签下任何出生于非洲的球员,因为没办法去确定球员的出生日期。”

在那一事件的两年后,福尼尔再次考察并签下了戈博霍,并在“来历”一栏中注明该球员来自“黑非洲”。签下他的球队是雷恩。

在2014年的3月14日,如今的雷恩俱乐部法甲部分总裁,当时即将接任奥利弗出任巴黎圣日耳曼体育总监的马克-韦斯特鲁珀曾举办过一次7人球探会议。《Mediapart》自称掌握了会议中关于大巴黎青训招生政策的具体说明,而巴黎圣日耳曼并没有对此提出异议。援引《Mediapart》,具体内容如下:

关于鲁昂U13中场Geboho(甚至连名字都记错了)的讨论,韦斯特鲁珀决定对这个优秀的人才推迟采取行动。他的理由是:“我们不要再讨论这一目标,我不想被证明是一只丑小鸭。俱乐部的方向存在问题,我们需要多样化平衡,球队目前的西印度人和非洲人太多了。”

大巴黎的青年队经理之一伊沙拉勒内表示:“我们所谈论的多样化平衡是指什么?种族?文化?宗教?社会?就后者而言,这里并不存在问题。”

而大巴黎青年学院的院长雷武说道:“我们要做的是找到最顶级的球员,仅此而已。”

而韦斯特鲁珀则不容置喙地说道:“如果我们的招募过程在全国范围开放,却找来了巴黎已经有的类型的球员,这会是一种耻辱。要知道这是董事会的要求。”

而大巴黎在法国周边诸岛的首席球探皮雷则反驳道:“除非这不是一个种族问题,而是人才的问题。”

根据《Mediapart》的报道,PSG的招生政策和方向都是以球员肤色为基准。在这家法媒2011年披露的“法国国家技术委员会(DTN)打算限制来自外国儿童在青训组织中的数量”的事件后(被称为“配额事件”),这样的事情还发酵了3年。

而之所以会有“配额事件”出现,主要考虑到两个原因。其一是DTN认为这些拥有双国籍资格的球员在未来某天可能不会代表法国出战,另一方面的原因根据前法国国家队主帅布兰科的说法:“法国应该找寻除了强壮的黑人球员外其他更多类型的球员。”

但《Mediapart》则称PSG不应该把这样的理由当做借口。因为那样以来,他们的青训体系所培养出来的国家队,并不能代表种族多样性的法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