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陪孩子写作业成了困扰很多爸爸妈妈的问题。不少家长表示,陪写作业简直就是一道“送命题”。最近,一张热传的朋友圈截图显示,一位小学生家长因为孩子的作业发愁,表示自己脑细胞不够用,已经无法辅导孩子作业了,情急之余,发了一个消息在朋友圈,意思是说不要房不要车,礼金嫁妆随便挑,“唯一的要求,能不能现在就接走,把作业都辅导一下,谁家的媳妇谁养”。

现在,朋友圈内掀起了一股“提前嫁儿嫁女”热,甚至还出现了“亲爱的未来亲家体”。当然,这更多是一种网上特有的调侃,但从中也可以看出,现在辅导孩子的问题已然成为一个社会热点。

提到现在孩子的作业,在一面倒的印象里,基本就是三个字:多、难、累。“多”,是指作业多;“难”,是指老师布置的作业难。这两个主要针对作业本身,而“累”,则指向了家长,意思是说现在辅导孩子很累。国庆节之后还有一则消息称,杭州一所小学要求学生收集不同生长阶段的树叶,测量树叶的周长,观察其大小、软硬、颜色等等,还要求孩子将观察结果写成12页的手写报告。有家长称,即便自己是工科出身,也足足花了两天时间才把作业完成。

作为一个小学三年级学生的家长,每次看到家长对作业的吐槽,我总是“心有戚戚焉”,常常怀疑自己是否就是传说中的“不合格的家长”,或者自己遇到了“不负责的老师”。仔细回忆了一下,这两年多来,孩子带回来的作业,大多数是他自己独立完成的,而且总体适度,并不需要花费太多时间。当然,也有一些亲子作业,需要花一点时间。好在老师在布置时,也不是随心所欲,还是留下了完成作业的时间。有几次没有及时完成,也主要是因为在节假日期间,前面有所忽视了,到了快要上学时才想起来,这才显得手忙脚乱。有一些比较难的,没能按时完成,沟通解释一下,老师也大多高抬贵手了。我还向其他家长咨询了,总体来看,辅导孩子作业确实会占用家长时间精力,而其“麻烦指数”,既看老师,也看家长怎么想、怎么做。

如今,吐槽孩子的作业容易引发共鸣。在当下教育语境下,虽然教育部门三令五申,但还有一些老师停留在“舒适区”,习惯老一套,存在家庭作业过度的情况,但总体上还不至于让家长陷入无边苦海。有人回忆起自己小时候,似乎作业从来就与家长没有什么关系。作业进入今天的螺旋,有作业量的问题,恐怕也与家长自身对教育的重视程度有关。正如一种现象:很多家长一方面拼命给孩子加压,一方面却又吐槽孩子作业。

有人讲,“提前嫁女信”其实是一封“炫耀信”。比如,其中讲到的很多物质性的东西,就是一种变相炫富;讲到孩子作业多、难,是在炫孩子吃苦;提到自己辅导孩子很累,是在炫责任。当然,这是一种娱乐化解读,但是,当下对孩子作业的种种吐槽,何尝没有娱乐化的一面,何尝不是一种娱乐化吐槽,不排除有些家长,是在以一种娱乐化的方式在娱人娱己。这符合当前社会整体走向幽默风趣的倾向。

家庭作业不应该演变成家长作业,作业过度情况需要重视,学校和老师必须尊重教育规律,严格落实规定。但是,“提前嫁女信”应是一种娱乐化吐槽,谁信谁就输了。当然,对于教育部门来说,的确应该重视这种吐槽背后的社会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