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汪是长沙某高校研究生,日前来到合肥参加面试,准备先洗个头收拾下自己,没想到原本打算花二三十元钱,进了天鹅湖万达附近一家美发院后,对方要价一万七。辖区市场监管所及时介入,小汪这才得以脱身。(11月14日中安在线)

最初问询时说好洗个头二十块钱就行,吹头发时被指头皮不是很健康,店家工作人员推荐做免费检测,继而以头皮长痘痘、角质层太厚、出油太多容易脱发为由帮助“清理”,经过一番折腾最终要价竟达17000多元。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小汪还是被收取4500元。向市场监管所投诉后经协商,小汪实际支付800元头皮理疗费用。

类似小汪的“套路理”遭遇,近年来各地屡有曝光。店家大多以“免费”“优惠”为幌子,进店后一步步诱使甚至胁迫消费,收费少则数百数千元不等,多则上万甚至数万元。在杭州“发际线男孩”事件中,消费者小吴在一家理发店“提发际线”“修眉”被要价39000多元,打完折也要18000元,报警后经协商支付2500元。

“套路理”个案时有发生,固然需要提醒消费者多长个心眼儿,问清并谈妥消费项目、价格,以防误入店家设置的套路陷阱。不过,某些套路往往防不胜防,店家通过要挟胁迫,使得消费者不得不出于安全等考虑而乖乖就范。要杜绝此类消费“套路”,就必须寄望于职能部门的监管执法。

一起又一起“套路理”事件,在消费者报警、投诉之后,多数以消费纠纷调解处理,最终店方退款道歉了事。稍加剖析便不难发现,此类案件已远远超出一般消费纠纷的范畴,而涉嫌诈骗、强迫交易甚至于敲诈勒索违法犯罪。仅作调解处理而不是依法严肃追究,违法犯罪成本过小,不可避免会使得个别无良商家有恃无恐、变本加厉。

洗个头要收1万7,提个发际线要收3万9,虽说经报案、投诉存在“未遂”情节,但已经符合刑法等相关法规规定的追诉标准。更何况某些不法店家违法宰客现象绝非只此一例,有关部门理应深查细节,根据情节轻重给予相适应的处罚,做到罚当其责。如此才能起到应有的震慑效力,切实维护法律严肃性和消费者合法权益,捍卫良好的市场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