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焦点访谈》栏目推出重磅暗访调查《雇人住院为哪般》:沈阳市济华医院雇没病老人骗医保,免费吃午餐,在病房喝酒打牌,还派发一笔可观的“利是”。

病人是演的、诊断是假的、病房是空的……在看似荒诞不经的闹剧背后,却是国家医保资金大量流失的严峻现实。

其实这方面的报道,早就不算什么令人惊骇的新闻了。年初,新华社发文披露,在安徽中医药大学第三附属医院,只要有社保卡,得什么病、拿什么药、谁来体检,都可由患者“点单”。为了套取医保资金,该院医护人员在检查、诊断、住院等环节大肆造假,形成了“一条龙”式的捞钱格局。

沈阳市济华医院的种种做派,与堂堂的省级三甲医院相比,似乎只是小巫见大巫。

这家规模并不太大的医院,能够被央视记者盯上,足见其在套取医保资金的手段与方式上,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据报道,按照医院的安排,一些老人在护士站签到并且领取了免费午餐票。可签完到以后,病房区就空空荡荡了,不仅看不见医生护士,连刚刚住院的病人也不见了。医院附近的一位商贩称,“住院能挣钱”是公开的秘密,不仅有退休老人,甚至还有年轻人参与其中……

毋庸讳言,目前类似情况在全国其他地方也并非绝无仅有,只是恶劣程度有所不同而已。让人焦虑的是,在一些地方,涉事医疗机构与个人,骗保手法不断翻新,冒名报销、挂床住院、虚假治疗、“点菜式”开药、刷卡套现等现象,几乎发展到了防不胜防的地步。

我国推行的“新医改”,由职工医保、居民医保和新农合三部分组成,制度化的医疗保障体系,是一项耗资巨大的民生工程。仅2017年全国财政医疗卫生支出预算就超1.4万亿元。

为何一些医保定点机构和个人,胆敢蚕食这块关乎民众生命健康的大“蛋糕”,挖空心思打“保命钱”“救命钱”的歪生意?我们以为,虽说与制度设计本身存在的某些缺陷有关,但根本原因在于,相关部门心慈手软,“以罚代法”,处罚内容大多止于暂停医保支付协议,顶多吊销《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或《执业医师资格证》。明明属于恶性欺诈,违法成本却如此之低,人家怎么可能“金盆洗手”?

2014年全国人大通过的刑法解释中明确规定:以欺诈、伪造证明材料或者其他手段骗取养老、医疗、工伤、失业、生育等社会保险金或者其他社会保障待遇的,属于刑法第226条规定的诈骗公私财物的行为。在《民法通则》《合同法》《社会保险法》等法律法规中,也对医保欺诈的民事责任和行政责任进行了确认。

沈阳市回应央视“医院骗保”调查:已依法控制涉事医院院长、医保中心原工作人员等14人。这条消息告诉我们,医保诈骗案背后,几无例外地晃荡着权力与资本合谋的魅影;唯有动用法律手段,依法从严查处涉案人员,方能使其为自己的劣行,付出应有的沉重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