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 庞岚)今天,一位老态尽显的80后干部忽然走红网络,他就是云南楚雄大姚县湾碧乡党委书记李忠凯。楚雄组织部门介绍,他工作的乡镇条件很艰苦,工作几年后长相就判若两人了。

这个大姚县湾碧乡有多艰苦?记者发现,观音岩电站建成后,湾碧乡是移民搬迁中唯一整体搬迁的乡镇,搬迁移民达4155人。而该乡下辖的一个“直过民族村”今年10月才通上电。

80后干部太显老惹争议 组织部门称工作条件艰苦

11.jpg

楚雄州委组织部昨日发布了一批州管干部任前公示公告。其中,拟提名为大姚县政协副主席候选人的李忠凯引发关注。网友们的议论聚焦于:楚雄州委组织部附上的照片中,现年38岁的李忠凯已头发花白。

官方简历显示,李忠凯,男,汉族,1980年8月生,大学学历,中共党员,1999年10月参加工作。历任大姚县湾碧乡人大主席等职。现任大姚县湾碧乡党委书记。2018年10月被中共楚雄州委评为“楚雄州担当作为的优秀基层干部”。

据《新京报》报道,大姚县委组织部工作人员表示:李忠凯参加工作后,2007年才考上公务员,那时人还很年轻。后来在乡镇做了很多副职,在人大工作,再加上工作的乡镇条件很艰苦,涉及到移民搬迁等工作,是任务最重的一个乡镇。“所以工作几年后,他就大变样了,人的长相就判若两人”。

大姚县湾碧乡有多苦?仨村子今年才通动力电

22.jpg

据楚雄供电局官方发布的消息,就在今年10月8日下午15点,大姚供电局工作人员合上断路器,3台新建变压器送电正常,大姚县湾碧乡巴拉村委会直过民族村乜波罗一二三组终于告别了不通动力电的历史。乜波罗一二三组农网改造项目的成功投运,实现了全县贫困村组农业生产动力电全覆盖,率先完成了贫困村100%通动力电的电力行业脱贫指标,为全县2018年脱贫摘帽提供了坚强的电力保障。

什么是“直过民族”?资料显示,“直过民族”是我国56个民族中的特殊成员——他们从原始社会或奴隶社会跨越几种社会形态,直接进入社会主义社会。

而今年才通动力电的村子,在大姚县湾碧乡还不止这一个。今年1月底,大姚县最远的两个彝族村寨松坪子、小厂两个村民小组终于通上了动力电。据报道,这两个山高路远、交通极为不便的彝族村寨曾在2008年建成了光伏用电设施,但由于光伏容量小且年久失修,近几年连村里的照明用电都无法满足。

该乡在观音岩电站回水淹没区 移民工作曾遭遇数次危机

2014年《云南日报》曾发表文章《大姚的“亲情移民”路》。该报道中说,湾碧乡是金沙江大峡谷中一个傣族、傈僳族、彝族等少数民族聚居的江边乡镇,也是大姚县一个集偏僻、荒凉、落后、贫困的贫困乡。从大姚县城驱车,沿着金沙江畔狭窄崎岖的山路颠簸5个小时,才能到达湾碧乡乡镇府所在地咖啡厂村。

观音岩电站建成后,在回水约100公里的淹没区、影响区范围内,涉及大姚县的湾碧、铁锁和赵家店3个乡、6个村(社区)、40个村民小组的1005户、4613人。湾碧乡是此次移民搬迁中唯一整体搬迁的乡镇,搬迁移民达4155人。

故土难离,移民工作被称为“天下第一难题”。相关报道中说,当地的移民工作经历了数次“危机”。例如,好不容易签完了搬迁协议,分宅基地又是一个 “惊心动魄”的过程:分宅基地的前一天,移民局接到群众举报:“第一批有权选择街面房安置的移民中有人原先在街面上没有铺面。”村民之间一时炸开了锅,怀疑指挥部徇私。接到举报后,指挥部立即召集驻村干部开会,花了3天时间实地调查核准,最后剔除了20家弄虚作假的移民户,并进行公示,才平息了非议。

再比如,有一天早上7点多,便有很多老百姓到指挥部反映施工单位挖断了水渠,现在没水喝了,已经有人在山上抱着挖机不让动工,情绪激动。后来各部门相关负责人协调沟通,先保证老百姓用水,才恢复了施工。

移民干部跑断了腿、磨破了嘴,一年时间,湾碧乡99%的移民签订了搬迁协议,盖了新房,陆续放鞭炮入住。

当地另一优秀基层女干部已工作37年 却并不显老

2018年9月中共楚雄州曾公示了20名同志作为全州担当作为的优秀基层干部人选。其中除了李忠凯,还有大姚县湾碧乡巴拉村党总支书记、村委会主任凤云琼。

关于凤云琼此前的相关报道较多,例如今年7月《云南日报》曾报道说:走进距大姚县城168公里的湾碧乡,江两岸咖啡厂、炳海、陆家湾三地所崛起的新兴集镇和山坡上联片的芒果产业让人所折服,在这些巨变背后,大家永远不会忘记四年前那场“观音岩水电站建设库区移民搬迁安置攻坚战”中,“女村官”凤云琼在高温酷暑中挥汗如雨跑出跑进履职尽责的身影。

据报道,那些天凤云琼走出东家又被请进西家,每到一家,她都耐心细致地做工作、苦口婆心解疙瘩、纵横对比帮算账。凤云琼以自己特有的爱心、耐心、精心,以及常年累月与当地群众一道摸爬滚打、心心相系累积起来的信任,一户一户地解决了“移民搬迁”这道难题。

从相关报道来看,凤云琼如今已工作了37年,2013年开始移民搬迁时,她已经在巴拉村当了18年村党总支书记、村主任。不过或许是因为女性爱保养,从照片上看,这位至少50多岁的优秀基层干部依然满脸的胶原蛋白。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原创作品拒绝任何形式删改,看法新闻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