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黄建华的诊断病历。

被一条拉布拉多犬咬伤住院近1月后,狗主人在未有沟通、也未告知病人及家属的情况下,单方面赴医院给伤者办理了出院手续。

日前,南京市民黄女士向澎湃新闻反映,这条咬人狗的男主人是南京市司法局副局长李世刚。在她被咬伤住院期间,李世刚不仅没有到医院看望慰问,在两家人矛盾激化后甚至避而不见。

不过李世刚的妻子严伟红对澎湃新闻说,丈夫在事件发生期间骨折,一直休息在家,因而未能到医院看望。严伟红本人对狗咬人一事也很愧疚和自责,她认为她已经尽可能地在弥补黄家受到的伤害。

澎湃新闻调查发现,狗咬人事件发生之初,涉事的两家人表面上看起来还挺和谐的——狗的女主人严伟红负担起伤者黄建华(女)的全部住院治疗费用,请了护工,时不时会去医院看望。而黄的女儿、在外地工作的李莹(化名)也会在微信中感谢严伟红的付出和配合,言语间极尽礼貌。

但黄女士住院差不多半个月后,两家人矛盾升级,双方多次因此事而报警。黄女士一家认为,严伟红态度恶劣、对狗伤人事件的善后处理没有诚意,也无道歉和悔恨之意,而严伟红则认为黄女士一家人提出过30万的赔偿,是“图谋敲诈”。两家人也逐渐从沟通互谅,逐渐分崩离析。

最近的一次矛盾发生在11月13日,此时黄建华的伤已经恢复了许多,需要打的狂犬疫苗也仅剩下最后一针(一共五针),严伟红在未经伤者一家同意的情况下,就为黄女士办理了出院手续。

2.jpg

黄建华被狗咬后的伤口。

“我们不给他们添麻烦,直接办好出院手续。再说,我也不是很清楚医院的出院手续。”严伟红说,当天她因为有事,让自己的姐妹去替黄建华办的出院手续。但黄女士一家人则认为,这侵犯了她病人及家属的权利。

严伟红对澎湃新闻表示,是黄女士一家意图敲诈致使两家关系恶化。

但黄女士一家表示并不是要敲诈,30万的事情只提过一次,双方没谈拢后续再没提过,黄女士一家只是想讨个公道。

截至发稿,李世刚未回复澎湃新闻有关此事的采访请求。

伤人的狗

10月16日,住在小区一楼的黄女士打开家门,就碰到二楼严伟红家的拉布拉多大型犬,“它上来就咬了我一口”,黄女士对澎湃新闻说。

伤口在黄女士右小腿中段内侧,根据医院诊断,伤口深达肌肉,面积约8cm×3cm,需手术。

“我当时从外地赶回来,看到我妈腿的状况都恶心吐了,血肉模糊。我哭了好久。”李莹对澎湃新闻说。

对于当时狗咬人的情景,李世刚一方有不同的说法。严伟红对澎湃新闻说,当时她正在国外,丈夫骨折在家,家里的狗托朋友在遛。她听遛狗的朋友说,“她们(黄女士)家的小狗对着我家的大狗叫,两只狗后来揪在一起了,黄女士就大叫,想要分开两只狗,用脚踢了我们家的狗。”

“狗伤人是我们的错,但我也带她去医院了,全程医药费都是我出的,还请了护工去照顾她,我也经常去问候,我觉得我已经做得很好了。”严伟红说。

事件发生后,严伟红把狗送到了亲戚家。“狗才两岁,养过狗的人知道,要让我打死它,说实话我下不了这个手。”严伟红说。

3.jpg

黄建华被狗咬后伤口。

矛盾升级

从严伟红给澎湃新闻记者提供的与李莹的微信对话记录看,10月底之前,双方沟通尙为和气,之后气氛急转直下。

严伟红说,这跟黄女士一家提出的30万赔偿要求有关。“他们让我们拿出30万赔偿,我不愿意,这不就是敲诈吗?我前后给他们花医药费、营养费等已经花了4万。”严伟红对澎湃新闻说。

但黄女士一家不认可这一说法。“30万的事情其实我们就谈过一次,最先是严伟红他们家提出来的,当时没谈拢后面我们就没再提过。”李莹说。

小区物业向澎湃新闻证实了这一说法,物业称,就他所知,双方有关30万的事就谈过一次。

“我当时说的原话是,如果他们家要植皮治疗,听说植皮很贵,如果要植的话我就算卖房也会给他们治。没有说具体数额。”严伟红对澎湃新闻说。

李莹说,矛盾升级其实是从严伟红家的狗重新回到小区开始的。

“狗咬了我妈妈后,严伟红家同意不把狗带回小区,但后来有一天我正好碰见他们家狗被带回来洗澡,我当时一看见狗都吓得差点跌地上。”李莹说,之后她就不再相信严伟红的话。

但严伟红对澎湃新闻表示,当时只是把狗带回来洗澡,之后又送走了,为了防止狗再给黄家造成惊吓,“我让我姐姐守在门口,我紧紧地拽着狗绳”。

在这之后,李莹请来南京当地媒体对狗咬人一事进行报道,“这更加剧了双方的矛盾”,物业说。

到11月13日,严伟红方在未经过黄女士一家知情同意的情况下,为黄女士办理了出院手续,更是点燃了双方矛盾的导火索。

“我们13日早上才知道我‘被出院’了,后来是医院打电话给严伟红把出院手续还回来,当时医院卡里剩下的钱都取走了,现在卡里是空的。”黄女士说。

严伟红对澎湃新闻说,卡里的钱都是她出的,用来给黄女士治病,现在黄女士的病情好得差不多了,她把剩下的钱取走,理所应当。

严伟红说,她是听到医生说病人的伤好得差不多了才办理的出院手续,未经过黄女士一家同意一方面是不清楚出院手续,另一方面是没想给他们添麻烦。“我们没想到他们家不愿意出院。”

“出院都要家属签名的,她们签的自己的名,我们后来问出院部,出院部说每天那么多人办理出院,因此很难核查签名人是不是真正的家属,也就是他们冒充我们家属签名。”李莹对澎湃新闻说。

事情胶着到今天,两家人的关系看起来已经水火不容,黄女士一家希望严伟红的狗可以被处死,“我咨询了很多人,狗开过荤,虽然我也养狗,理解养狗的人心情,但现在这只狗不处死,以后还有可能碰到,你没办法保证它不咬人。我不希望更多人受到伤害。再者,我妈妈受到这么大伤害,如果狗不处死,她会觉得难道我的命就不如狗命吗,我希望妈妈得到安慰。”李莹对澎湃新闻说。

严伟红则对澎湃新闻强调说黄女士一家意在高额赔偿,她将保留诉诸司法的权利。